当前位置: 奥门新萄京8455 > 现代文字 > 正文

今世医学理念下的国语教育反思,通识教育的师

时间:2020-04-16 11:05来源:现代文字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教室里的文学共同体:通识教育的师范传统

细心的读者不难看出,当下报刊上的某些文学批评,充斥的是大量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拉大旗、作虎皮,糊弄人的文字。要么深奥晦涩,高深莫测;要么是流于浅泛,浮光掠影。尤其是一些学院式批评,往往以学术规范为终极学术目的,而忽略了文学批评所应具有的思想、精神与灵魂。

现代文学教育文本细读的地位与方法

文本细读有利于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提升学生的审美情趣和学术能力,是克服现代文学教育中片面注重文学史弊端的重要手段。高校现代文学教育应该通过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注重学生阅读的直觉经验,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形成以问题为导向的阅读习惯;坚持审美批评和社会批评相结合,提升学生直觉阅读经验后的理论深度;从外部创新课堂形式,树立学生课题教学中的主体地位,使学生在丰富多彩的课题形式中培养自觉阅读的习惯。

文本细读;高校;现代文学教育;地位与方法

自1929年春,朱自清在清华开设“中国新文学研究”至今,现代文学教育走过了近90个春秋,并逐步形成了一整套以文学史为中心的学术体制和教学体系。文学史教育在建构学生的理论体系、培养学生史的意识等方面,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主要体现在学生轻视文本细读,以至于学生文本解读能力下降,文学审美趣味减弱,进而影响到学术研究风气:“对于‘宏大阐释’和‘宏观把握’的热衷”,“喜欢制造宏大课题”,其害大焉。因此,我们必须反思文学史中心论教学体制的弊端,重视文本细读在现代文学教育中的基础性地位。

一、文本细读在中国现代文学教育中的地位

对于文本与文学史之间的关系,陈思和先生曾有这样生动的比喻:二者“类似于星星和天空之间的关系。构成文学史的最基本元素是文学作品,是文学的审美……构成天幕下一幅壮丽的星空图”。2试想,我们如果天空没有星星,只有几个符号,说这是月亮、这是太阳,那么估计我们都没有看星空的兴致了。因此,文本是文学史的内核,在以文学史为核心的现代文学教学体制中具有基础性地位。其价值主要体现在:首先,文本细读是调动学生阅读兴趣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兴趣是如果我们的课堂,一开始就是大谈文学史关于某段时期的基本概况,谈某位作家的基本特色,举几个老调重弹的例子,那么学生如听天书,不知所云,甚至会轻视现代文学,以为现代文学不过就是反封建,追求自由平之类的枯燥名词。如《狂人日记》,按传统讲法,先分析鲁迅生平,揭示其思想是讲“礼教吃人”,艺术成绩,简单枯燥,理论先行。但是,如果我们带着学生去读《狂人日记》让学生去体会,提出问题。如“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学生也许会问:为何见了月光,就爽快,觉得以前全是发昏?引发思考。接着就是“我怕得有理!”为何?既有对过去的害怕,三十年来一直吃人和被人吃,也有对未来的恐惧,梦醒了,不知路在何方。这恰是一个刚觉醒者的心理写真。接着引导学生读吃人的意象演变,辩证吃人与封建意识形态的关系,将抽象的吃人变为丰富的审美的存在,从而引发阅读兴趣,调动他们课后阅读的积极性。其次,文本细读是提高学生审美能力和学术修养的基础。在当今社会,大学教育已经成为基础教育。塑造学生健全的人格、高雅的趣味、理性的精神是大学特别是综合性大学基本功能,俗话说,“腹有诗书气自华”,那么怎么样才能提高学生的人格修养、审美趣味和理性精神呢?阅读是重要手段。陈思和先生曾说:“在大学本科生阶段,甚至是硕士研究生阶段,能够指导学生细读文学名着,提升学生的艺术审美能力,通过文学名着的阅读提高他们对文学史的基本理解,要比言目的理论鼓吹或者死记硬背一些文学史知识有益得多。”现代文学是既具有文学的一般特性,也有其特殊性,即现代性,既是语言的现代性,也是“人学”的现代性。如读宗白华的《流云小诗•夜》。将自我瞬间的感觉融入宇宙中。看似物我相融,其实早不是古典的意境,而是现代人的情怀,人不是自然的附庸,而是理性的存在。情绪的瞬间变化,就在“星”与“宇宙”的意象的关系中得到转化,节奏虽情感而起伏跌宕。如果我们带着学生朗诵体味,一字一句地分析,慢慢地欣赏,在这种体味到人的渺小与伟大,对于我们理性地看待自己,理性地看待社会,不是善莫大焉吗?亦能让他们分辨出诗歌的美学,提高欣赏的趣味,或许可以对网络语言起到净化作用。

二、文本细读的方法

首先,以人为本,注重直觉体验,不断设问,追寻问题进行思考,形成以问题为导向的阅读习惯。文学即是人学。文学阅读是读者和作者之间的心灵交汇的过程。因此我们在读文学作品时,应该直面作品,注重直觉体现。特别是现代文学,写的是现代人的境遇,更容易与读者产生心灵的碰撞,碰撞之后,我们就会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有了问题,就有了阅读的起点,也就逐步找到进入作品的切口,进而一步步观照作品,反观自身。譬如说,读鲁迅的《过客》,我们现代读者第一印象就觉得这个人“在路上”,而且坚持“在路上”,那么他为什么要一直在路上。我们也一直在路上,我们会是为鲜花而活吗?抑或是看到坟墓就不走呢?我们是否思考自己是谁?这些直觉体验后的思考,让我们一步步解开他所拒绝的事物的喻指,进一步思考“过客”的生命状态和人生哲学,鲜花是希望,放弃,坟墓是绝望,亦放逐,就连我是谁都不思考,只为“我还得走”的绝对命令而活着,这恰恰是最强大的意志力,在反复的疑问和解疑过程中,我们一步步切近鲁迅“反抗绝望”的生命哲学。其次,坚持文史结合,坚持审美批评与社会批评相结合。文本细读,要坚持论从史出,文史相合,坚持审美批评与社会批评相结合,切记陷入“新批评”形式主义批评的窠臼。具体方法,我比较赞成王卓慈所言的“教师通过文木细读的教学方法,引导学生从文学作品的阅读中上升到理论思考,再运用相应的文学理论对作品进行剖析和评论”,“从而使其能够对接触到的文学作品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具体说来,即先直觉体验,再结合文学史、作者生平及相关的文学理论使学生的阅读理论化,最后再回来文本,加深印象,总结方法,积累经验,指导今后的阅读。如徐志摩的诗歌,我们先通过直觉读出《雪花的快乐》的欢快,《再别康桥》中淡淡的哀愁,《火车擒住轨》中发愤,我们在结合徐志摩的生平、思想,联系中国现代诗歌史,加深理解,会发现,这是徐志摩爱情、人生和思想一步步发展的写照,更是徐志摩诗歌从浪漫主义到现代主义嬗变的轨迹,然后我们再结合这些理论、知识读徐志摩诗歌,理解即更深刻。最后,打破老师在教学中的中心地位,通过引导,使学生成为作品阅读的主体。老师先示范,带领学生进入阅读的情景,引导学生设问,逐步深入思考,负责解释难点。例如,我们在讲解小说时,可以让学生通过阅读体悟,将小说改编成剧本,并进行排演,改编的过程既是阅读深入以至再创造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学生无论是对思想内蕴,艺术手法,都会作深入的思考,应用到实践中去;排演的过程,既是加深学生阅读理解的过程,又是陶冶学生人格、提升学生审美情趣的过程。此外,还可以让学生来主导课堂,设计问题,分组研讨,集中评点,提升学生的阅读兴趣,增强学生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总之,实现课堂形式的多样化,也是从外部培养学生文本细读能力的重要手段之一。

三、结语

文本细读是调动学生阅读兴趣,提高学生审美情趣,培养学生学术能力的重要途径,在现代文学教学中具有基础性地位。为了更好地开展现代文学教育,纠正文学史中心主义的现代文学教学体制,我们需要坚持以人为本的教学观念,重视文本细读中学生的直觉作用,在直接中设疑,建立问题意识,形成以问题为导向的阅读习惯;需要坚持审美批评和社会历史批评相结合的阅读方法,培养学生文本细读中的思辨能力和理论深度;需要通过创新课堂教学形式,打破老师的中心地位,引导学生成为文本细读的主体,自觉地在丰富多样的阅读形式中培养文本细读的能力。

参考文献:

[1]徐克瑜.当前文本研究中的文本细读问题[J].文艺争鸣,2009.

[2]陈思和.文本细读在当代的意义及其方法[J].河北学刊,2004.

[3]王卓慈.文木细读与名着选木的叠交汇通[J].黑河学刊,2005.

作者:黄诚 单位:扬州大学文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现代文学观念下的中文教育反思

现代文学属于我国的文学形态,充满着人性关怀的同时还蕴藏了诸多历史意义,我国现代文学的内在灵魂则以人文精神为主,可以说,我国目前所有高校大学生的现、当代文学教学均需要对人文精神进行渗透与弘扬。所以,在教学过程中如何做好高校文学教育工作,全面提高大学生的人文精神已经成为各大高校文学教学的重点。笔者将分别从人文精神在现代文学教育中的重要性、浅谈我国现代文学教育实施对策,两个部分进行阐述。

现代文学;反思;对策

目前,我国很多高校中现代文学的教学过程中面临最大的困境主要包括了两个方面,其一为难以实施人文精神教学,其二为当代大学生对我国现代文学作品的阅读积极性普遍较低。如果高校文学教学工作者想要解决这两个困境,关键在于如何对实际课程教学中的重点们进行探究,通过培育学生具备人文精神,增加其对中国现代的文学兴趣,进而才能有效避免学生三观出现偏差,影响其自身的全面发展。

一、人文精神在现代文学教育中的重要性

人们常说的人文精神也被叫做人文主义,这一说法最早起于西方,该词语的本意指的是通过多年哲学探索而培育形成的一种崇高精神。人文精神包含的主要元素共有三个,即理性、人性以及超越性。从科学的角度来看,理性说明了人据别思想考的能,因此会思考,可以不断追求事物的真理。从人的本质角度出发,人性说明了凡事皆可以以人为重,尤其是对他人的尊重,这是一种崇高的人性精神。而超越性则是根据宗教意义来进行说明的,指的是人们对生命意义会不断追求。现代的人文精神指的是一种人文的、自由的精神,此类精神被人们当做万物生存最具价值之处,并且认为在大自然中人的存在不但属于自然规律,而且也属于一种精神意义,应当尊重并且肯定他人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总之,现代的人文精神指出了人的生存不但只是为了追求外在的物质,而还要追求生命及本身内在的含义。在我国目前的社会发展中,可以说人们精神起到了精神支柱的作用,也为人们长久生活的环境、社会发展等提供人道、正义以及理想等支撑,引导人们树立起正确的价值观念。所以,在高校文学课程教学的过程中,培养大学生具备崇高的人文精神已经逐步成为我国素质教育重点。

二、浅谈我国现代文学教育实施对策

培育大学生文学修养并激发其追求文学体验的动力

我国的现代文学仅有百年之久的历史,所以在高校文学教育过程中可以应用的知识资源、审美资源相对有效。在实际教学的时候,教育重点并非在有限的课堂教学时间内将文学知识交给学生即可,而是通过文学教育的手段激发出大学生探究文学中措蕴藏的现代精神及历史秘密,进而提高大学生学习文学知识的兴趣。众所周知,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只有充分激发出大学生对于文学知识的热情和兴趣,才能提高其学习文学的原动力,这样学生才能根据自身文学审美探究与学习。

鼓励学生鉴赏半政治化的文学美,同时树立公民意识

要培育大学生对我国现、当代文学学习兴趣,老师应该在教学中有意识地鼓励学生鉴赏半政治化的文学美。很多大学生缺乏专业的中文训练,因此常常只关注到文学中强烈的政治色彩与革命意味,并没有着真正体会到其中的艺术性与审美内涵。比如:很多学生在鉴赏与政治有关的文学类作用之时,往往会与作家当时生活的背景联系起来,进而联系到当时的政治背景等,由于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学生往往只注重作家的生存境遇而并没有关注这类文学作品的艺术性。

鼓励学生追求真善美,帮助其树立正确三观

今世医学理念下的国语教育反思,通识教育的师范守旧。在我国现代文学与当代文学中,对真善美的精神追求始终贯穿于文学作品中,老师在实际教学时,可以根据作者对生命的选择并以此为榜样,培育学生具有正确的思想观念以及道德观念、价值观等。我国的现、当代文学发展时间并不较长,甚至很多还带有历史光环,因此老师在教学时可以积极采用历史化的教学方法,让学生对文学产生理解与认可。比如很多学生往往只关注到历史的一面,容易因历史而文学作品本身的价值,老师需要通过讲解历史知识,让学生明白这类文学作品中蕴藏真善美,使学生明白作家在极危险的政治背景下与艰苦条件中,依旧追求真善美的精神,促使学生更好地体验并积极探寻该种精神,从而对文学作品有更深层次的了解。这种勇于追求真善美的也是当下最值得追求的人文精神,通过培育这种人文精神,使学生明白我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的艺术魅力和吸引力。

促进教师文学素养,提高学生学习效率

文学是一种艺术,它以语言文字作为工具。形象地反映客观现实,并且给人带来美的享受,教师必须对大学文学教育内容有着充分的认识,不断的提高自身的文学素养,这样才能为更好地开展文学教育。教师是教育活动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文学教育的引导者。要想做好文学教育,首先要求教师必须具备深厚的文学素养,教师必须的广泛地阅读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感受不同的各有特色的文学教育,并且学会将领悟到的文学价值与课本文本以及课堂教育相结合。而且教师提高自身的文学素养,有利于观察能力、理解能力以及表达的能力的提高。

结束语

在当今社会发展当中,人文精神始终受到人们的高度关注与议论,因此高校也承担了培育大学生的人文精神的责任。高校在进行中国现代文学教学时通过渗透人文精神,可以帮助学生寻求适合自己学习的方式,通过自身对文学作品的独特见解,提升自己的艺术魅力和艺术见识。

参考文献:

[1]蔡江珍.中国现代文学与文学教育问题[J].福建论坛,2011,12:85-87.

[2]郝超,苏燕.关于“大学语文”课中现代文学的教学反思[J].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3,02:116-118.

[3]周菊霞.试分析中国现代文学课程教学策略的创新[J].剑南文学,2013,09:290-291.

阅读次数:人次

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研究

中国现代文学历史时期的划分是自1917年开始,直至新中国建国前结束。其历史进程持续30余年。在对其随后60多年的学科历史研究中,由于社会环境的改变、观念认知的偏差、评价机制对现代文学的制约,让现代文学与文学教学之间的关联长期处于失衡的状态,继而造成了中国现代文学的教育长期处于滞后、僵化的环境。如若想对这种困窘尴尬的状态进行改变,教育工作者应该身体力行地以“多元史观”为教学基础,建构起开放性的教学视域,对教学理念进行更新,对教学内容进行真实客观的优化,对教学方式进行合理的创新,从而完成探究多元史观与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建构的教育工作。

一、中国现代文学的概念以及意义

中国现代文学的概念

中国现代文学的概念可以按照两种方式进行划分,一种是按照“时间概念”进行划分,即1917年至1949年期间创作出的文学作品统一归类于现代文学作品。另一种概念的划分方式是将“现代”这个名词作为一个文学属性对文学作品进行划分,用现代的文学语言,采用现代的文学形式,用文字抒发现代中国人的情绪、思想、心理以及情感的文学,即是中国现代文学。

中国现代文学的意义

中国现代文学多有民族性、阶级性以及政治性。其内容也通常以政治事件或民族事件为文学创作的主要题材源,这种社会意识不仅对文学的审美意识产生了严重的影响,使得当时的社会性质削弱了文学的主体性,也让现代文学逐渐向革命附庸品方向靠近。中国现代文学在其发展过程中经历了中国社会内部结构的多次动荡。自然而然地,文学成为了动荡阶段重大事件的记录者之一,是当时社会文化、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中国现代文学教育的研究进程

现代文学中自带了一把对社会、民族、文化现象进行判断的“评判尺”,这种独特的文学性能必然会给传统保守的文学教学模式带来冲击,为现代文学教育的研究带来挑战。我国先前对中国现代文学的教育多是以“一元史观”的角度为出发点进行研究的。这种研究方式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正确建构。随着社会新兴文化与流行文化在青年人文化圈中的快速传播,在现代文坛上举足轻重的作家,以及作家的经典作品面临着被年轻人日益冷落甚至被解构的命运。在那个文学的黄金时代,人们却逐渐忽视了那个时代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中国现代文学教育的研究进程已经属于停滞阶段,重新启动对其的研究,澄清当下对现代文学的种种误解,让现代文学的教学理念从“启蒙”走向“对话”是中国现代文学教育研究进程的必走之路,中国现代文学教育内部应该有勇气承担,并坚持自己的研究立场。

三、多元史观的概念以及意义

多元史观的概念

从实质上说,“多元史观”是“一元论”不同的表述形式之一,是一种哲学上的学说。其论述的历史观观点认为,人类社会由一些独立的因素组成,在这些因素当中,任何一种因素都是一种相对独立的存在,任何一种因素都会对社会发展起到不同程度的作用。

多元史观的意义

当下现代文学教育现状严峻,多元史观自带的势能可以在最大程度上改变当下中国现代文学教育需要应对的困窘状态,帮助教学内容走向科学化以及规范化,使教学的过程实现从“启蒙”到“对话”的过渡。

四、用多元史观进行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的建构的原因

用多元史观进行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的建构的前提

在传统的现代文学教学中,对作品的分析总结多是历史叙述者基于历史进化论与决定论之上,对文学的历史言说寻找统一的、一致的评价口径。多元化的出现是对这种闭关状态的破除,只有让学生接触到丰富的、多元化的文学历史,让学生触摸到真实具体的文学生态景观,学生才能够获得参与历史言说的机会,使学生建立起范围广阔的、开放的学习视域。

用多元史观进行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的建构的原因

“多元史观”在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研究中有及其重要的意义。这个教育观点的存在让文学教育工作者认识到,在现代文学史中,许多被大众定义的观点其本身也具有它独有的叙事性。这就有足够的理由,采用多元史观对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构建进行重新的认识。

五、用多元史观进行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的建构的方法

将课堂教学变成一场审美体验

在以往的教学课堂上,师生二者都是主体。在运用多元史观进行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的构建过程中,教师要意识到,在现代文学史的课堂教学上,不仅仅是传授知识的过程,而是要让学生享受到一场关于现代文学的审美体验。这样可以激活学生对文学的审美热情,并以此打下基础,指向现代文学意义的生成。

尊重教学过程中学生的主体性

在这个教学方法上,必须要充分尊重学生的主体性,协助学生将主体性的作用发挥大最大化,继而凸显出现代文学阅读的意义。在课堂上,要让学生的思维空间得到高效的扩展,教师可以设定一些具有启发性质的文学问题,给予学生足够的思考时间,保留学生进行思考的主体权利,以激发学生的思考欲望,提高学生对现代文学学习的积极性,锻炼学生的思维能力,形成自主探究的好习惯。教师可以将文学问题的思维跨度进行适当的缩小,在学生可以承受的能力范围内和知识范围内,设计一些可以尽情发挥学生主体性的情境性问题,使学生的文学思维得以进行充分的建立。同时,在课堂上要保持民主的氛围,教师要尊重学生的“奇思妙想”,不要轻易否定学生的想法,要循循善诱地将正确的现代文学知识与现代文学历史知识传授给学生,如果直接对学生的主体性进行束缚,那么学生的创造性思维、批判性思维就会被扼杀,就无法达到用多元史观进行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的构建的目的了。

“对话教学”模式

随着新课改的实行,师生间的双向交流变得越来越重要。虽然在文学阅读过程中,阅读体验是一种个体行为,但是阅读的结果是可以交流的。这种情况的存在就要求教育工作者必须紧跟新课改的步伐,不再拘泥于传统的灌输式教育的方框中,而是要在课堂上建构一种对话式的教学模式。对话式的教学过程不仅可以实现多个个体之间的思维的转换与碰撞,也可以体现出文学审美的多样性存在,从而突出体现出多元史观,构建出具有现代文学教学开放性视域的现代文学生态景观。

六、用多元史观进行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的建构的注意事项

对现代文学教学内容的调整

以多元史观为基础,适当地、合理地对现代文学的教学内容进行调整,对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的建构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过程中,所涉及的不仅包括对多元史观的具体化认识,也包括教师教学行为的价值指向。在教学的过程中,教师向学生传达的历史观不能忽视文学史知识在历史中存在的客观性,换一种说法来说,即多元史观的运用不是为了否定历史进程中真实性的可能,而是一个对文学历史认知的开放性进行升华的过程。

教师主体地位的良性改变

传统的教育多以教师为主体,学生被动地接受教师传授的知识。这种教学模式限制住了学生的主体地位,使学生不能主动地对文学知识进行思考,对现代文学历史进行客观的评价。在多元史观的现代文学教学中,教师依然是教学中的主体,但只是主体之一,在教学活动的进行中,教师必须要发挥自己应有的全部价值和意义,不能过度地限制学生的主体思想,也不能任由学生的主体思想进行恶性的发散。所以,教师自己要掌握好自己的主体地位,使得教师与学生都可以积极地融入现代文学教育的过程中,丰富学生现代文学的历史观,开拓学生的史实视界,提高学生对现代文学的欣赏审美能力。

七、用多元史观进行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的建构的作用

当前的社会环境与文学环境使得现代文学的研究发展受到多方的挑战,尤其在教育领域当中。这就导致当代的学生缺乏对文学常识的了解,削弱了学生的历史文献意识。用多元史观进行现代文学开放性教学视域的建构,在某种程度上肯定了现代文学历史真实性的可能,同时,这也是一种认识现代文学历史开放性与历史价值评判多元性的重要途径。文学史中的多元化,是有助于学生接近现代文学史的原始状态的,并且利于开放学生的视野,使学生对事物的认知能力达到多向化。这种多元化交流的过程可以搭建起教师与学生之间,对现代文学进行沟通的桥梁,也可以体现出多元史观的超强的可塑性,为开放性教学视域的建构打下良好的夯实的基础。

八、结语

中国现代文学的学科研究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中受到了很多挑战与阻碍。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现代文学学术领域的研究中,也出现在现代文学的教学领域中。随着“多元史观”的出现与应用,使我国现代文学的教学理念得到改善,现代文学教育教学的态度也得到了改观。逐步实现着中国现代文学教育从“启蒙”到“对话”教学模式的变革。综上所述,“多元史观”是当下最适合进行现代文学教育的方式方法,这种教育方式值得进行良性的推广与探究。

作者:陈慧春 单位: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2017年10月29日,华东师范大学中山北路校区召开了由华东师范大学教务处和对外汉语学院主办的“文学阅读与通识教育”研讨会。作家韩少功、王安忆、翟永明、孙甘露、格非、毕飞宇,学者童世骏、汪晖、陈思和、王晓明、贺桂梅、汪涌豪、陈恒、袁筱一、梁超群、倪文尖、田雷、毛尖、朱康、罗萌参与了研讨。

一个时代的文学批评,最大的功能是对一个时代文学价值的正面发现和阐释。而正面发现离不开审美感受,批评家应该从文本研究出发,发现、总结、升华出理论品质、理论内涵。这才是文学批评的创造力和创新性的体现。中国当代文学批评一度饱受诟病,究其薄弱、乏力的原因,不能不说与审美批评的缺失和混乱有关联。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党委书记童世骏在致辞中介绍了该校的通识精品课,并且引用李大钊的话,强调人文学科之于通识教育的意义:文学教我们“发扬蹈厉”,哲学教我们“扼要达观”,史学教我们“踏实审慎”。

在笔者看来,一个好的批评家除了具备良好的理论素养,敏锐的艺术与生活感觉同样是不可缺少的。一个作品出来了,有没有什么新东西?或者是旧东西的原画复现借尸还魂?要想很好地解答这些问题,绝不只是靠书本理论就能够对付的,它需要批评家长期积累的对艺术、对生活几近本能的敏感,没有感觉是断然写不出有生命力的文学批评来的。

文学写作与“伟大的心灵”

与其他文学批评不同,审美批评更注重文学的内部构成和形式,比如写作技巧、写作手法、叙事方式、结构、语言、修辞、风格、文体等,通过解剖和分析文学作品,用理性的语言向读者呈现作品之美。它是文学批评的基础。别林斯基曾说:当一部作品经受不住美的评论时,它就已经不值得历史的批评了。

作为会议讨论的起点,韩少功的发言从三个方面分析了当下大学教育面对的难题:我们的时代信息爆炸,传统的知识灌输型教育越发变得不合时宜;学科分化过细,医脑的只管脑皮,医脚的只管脚毛,做现代文学的谈不了当代文学,做明史的谈不了清史;知识脱离实践,知而不行,“文青”“文艺”成了指代言不及义、逻辑混乱的负面词。于是,自学能力的培养、通识教育的弘扬、社会调查的普及,就变得尤其重要。

中国古代文学批评非常重视审美,有所谓两美三美四美七美十美之说,对作品的美也分得非常细,如粹美盛美醇美精美秀美高美大美等,区分细腻。审美批评也是现代文学的批评传统。审美批评可追溯到王国维,此后,周作人、朱光潜、李健吾、沈从文、林庚等都是审美批评的代表人物,为中国现代文学审美批评的建构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再如英美新批评,非常重视对作品的细读。其他西方文论如原型批评、意象批评、语义学批评、女性主义批评包括西方马克思主义批评等或多或少都具有审美批评的因素,都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那么,强调突出批评中的审美感受力,会不会削弱乃至降低思想分析的力量呢?

王安忆和翟永明的发言在不同程度上呼应了韩少功的判断。王安忆这些年在复旦大学从事创意写作的专业硕士教育,她介绍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她的学生里,来自重点大学的理科生多了起来。她好奇这些学生为什么本科不读文,得到的回答是,“学霸”往往不好意思报文科,本科读了理科,给家里有了交待,到研究生再选自己喜欢的文学。

答案是否定的。已故的著名文学批评家雷达的评论文章,特别是那些重要的长篇巨论,读了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太美了!如果对雷达的评论进行一个大致的梳理,就会发现他评那些北方作家,尤其是西北作家时,这种风格格外明显。比如,他评张贤亮的《绿化树》、陈忠实的《白鹿原》等文章,热烈、开阔,激情澎湃,既不觉得枯燥,又富有感染力。读着这样的评论,我们似乎来到了一马平川的辽阔原野,又好像登上了高高的山峰,眼界更加开阔。我们既享受了一片绿茵的统一、柔和,又欣赏了五光十色的鲜花朵朵。

翟永明坦言,自己当初是在电子科技大学念的工科。在她那个年代,讲求的是术业有专攻,高校期待学生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专业上。但她自己却是个“不务正业”的“反面教材”,好读杂书——并非按照文学史系统地读文学,而只读自己感兴趣的书。

由此可见,我们强调审美感受力,是为了加强、为了更好地发挥思想分析的威力。正如没有生产就没有消费,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一样,在文艺批评这门学科中,如果没有丰厚的审美感觉力,思想分析往往成为公式概念的演绎;同样,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思想分析,审美感受也将显得软弱和肤浅,不能产生深远的影响。

如果说通识教育作为对大学教育现状的疗救,已经成了某种普遍共识的话,那么文学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便再怎么强调也不过分。格非批评越来越多的文学专业学生只读理论,不读作品,他认为,华东师范大学的好传统正是重视文学作品选读的教学——毛尖的通识课是对这种传统的接续。在讲述了一个患有严重忧郁症的学生通过阅读《红楼梦》被治愈的故事后,格非总结了文学的三重意义:文学帮助我们获得存在感,帮助我们摆脱知识和话语的奴役,帮助我们反省日常生活。

如何重建中国当代文学的审美批评?笔者认为,首先要调动整个心理功能,去感受、体验、理解作品,去捕捉美的印象和把握美的特征,并进而做出审美的判断和评价。只有这样,文艺批评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审美批评,才有可能引导读者去发现美、欣赏美、理解美,从而最大限度地获得美的情感、美的愉悦。其次,要充分学习古今中外的审美批评经验,在学习借鉴的基础上,重新整合、丰富发展新的审美批评体系并使之系统化。除此之外,还必须重视对具体的文学文本的细读。

对毕飞宇来说,文学更多的是一种道德教化的意义。读小说,读到那么多的人物,我们的心会变大,因为我们心中有别人:是这种内心可以装满许多人的大,教会我们什么叫宽容和宽恕。毕飞宇认为他自己就是被文学再造的,文学把一个本可能成为十恶不赦的混球的人,变成了一个安静的人,让粗鄙的灵魂变优雅,让急促的灵魂变从容。

批评是建立在阅读之上的。在文学史上曾有过印象式批评、评点式批评,但不管哪一种,脱离了文本细读,则一切无从谈起。刘勰在《文心雕龙知音》中讲的披文入情及沿波讨源,虽幽必显,就是文本细读。对于批评家而言,他的一切关于艺术的思考和阐释,都只能从阅读做起,进入那个文本提供的世界,通过作家的描写和形容,细致地品味和体悟作家的用心立意。所以,负责任的批评必须深入文本,有感而发,才不乏真知灼见。

——而这,无疑要诉诸阅读。王安忆感叹,现在的学生犹如变异了的物种,她不理解为什么他们读书那么痛苦,那么慢。她自己是在阅读里泡大的,如今依然每天轻松阅读十万字,年轻的时候甚至能读二十万字,她等人的时候会把墙上的东西看完,需要用文字来喂眼睛。

所有的艺术活动,情动是关键,文章之言,文学之嗟叹皆因情而生。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可是这一点在当下的文学批评走失了。对此,批评家吴义勤在批评当代文学价值混乱的文章中,提到了一个重要观点:文学批评家的代言人意识取代了个人意识。任何一个批评家都首先是一个个体的文学读者,他的所有的文学批评的基础应该是他作为一个读者的文学感受。但我们今天的文学批评家常常把自己打扮成公共的知识者、公共的批评家,忽略或掩盖了自己作为一个读者的真实的文学感受。因此,文学批评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个体的审美体温,变成了冷冰冰的新闻发言人式的文字。文学批评变成代言人,变成新闻发言人,没有个体的审美体验和真实感受,就没有了感染力,没有了可信度。如果我们读一个批评时,没有个人的风格、温度、感受贯穿其中,我们就不会信任它,就不会受到感染,就不会被感动。文学批评家要有很强的个人意识,必须保持文学研究的感受,要保持对文学作品的直感和历史眼光。

毕飞宇和王安忆不同,读书很慢。父亲告诉毕飞宇,天底下的书读不完,所以毕飞宇仿佛赏玩古董似的读一本书。有时候一个上午只能看十页,内心的满足却是巨大的,一个好的词语搭配也能让他高兴半天。与文学伴生,毕飞宇获得了极好的生命状态。他爱它,也坚信,它也爱他。毕飞宇区分了小说家的阅读和批评家的阅读:小说家的“小说课”之所以更“好看”,是因为他们不像批评家那样,在下结论前有论证的负担。但论证,换言之,做功课,对大学生却是必须的训练。

一言以蔽之,批评也是一种创作,它有文体、温度与活力,在这里面,它必须渗透着批评家对文学的热爱、对生活的理解。

格非说,如果阅读和写作只能二选其一,他会放弃写作。阅读的快乐不容放弃,做一个伟大的读者是第一重要之事。阅读文学,给了我们秘密的快乐——对此孙甘露深以为然: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阅读瞬间,其中真正的喜悦不可分享。孙甘露否认存在什么完美的书单,在阅读的曲折道路上,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起点,都会通向不同的方向,这将伴随人的一生。

批评家只有历练了自身的审美力,获得了感受情感、细读人物与作者内心的能力,才有足够的资格去对作品、作品中的世界及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发言,才有可能获得文学批评技巧与文学理论上的进步与充实。

如格非所言,伟大的读者和伟大的作家一样有一颗伟大的心灵。

通识教育与文学的位置

在下午的学者讨论中,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童世骏教授首先从哲学角度考察了文学在通识教育中可能起的作用——他分析了讲故事和讲道理的关系,论证了三个命题:讲故事往往更能讲清道理;听故事往往更能让人讲理;然而,虽然在讲清道理和让人讲理方面,讲故事有优越性,但光靠故事是不够的,还是需要道理或阐述道理的部门。

童世骏首先举了周梅森的小说《谁主沉浮》和铁凝的小说《谁能让我害羞》作为例子,认为这两部文学作品能够让我们更好地梳理改革开放以来,基于利益、认同和价值的不同人际关系。故事的效力可见一斑。其次,借助理查德:罗蒂,童世骏指出,故事更能让人听得到且听得懂,因为文学能够提高人的想象力,在这个意义上,它是通识教育、是民主政治的最重要的形式。不过,最关键的是,故事之所以能够讲道理,是因为它不仅仅是故事。在后形而上学时代,故事和道理的界限被打破了:最实质的论证是常识和理论之间达成的反思平衡,同样的观点可以是基于不同的理由形成的重叠共识。也就是说,每讲一个故事,就是邀请听众进入一个场景,把讲述者和听众的见识进行平衡,这里已然有了思辨,可以提炼出道理。

清华大学中文系和历史系的汪晖教授认为,现代中国最成功的通识教育——他更愿意称之为人文教育的构思,来自师范教育。师范学校培养中小学老师,旨在让社会上的每一个成员有基本的素养,有相互交流的基础,指向的是教育公平化。汪晖对许多师范院校的改名不以为然,他认为我们应该重视自己曾经的人文教育传统,重视——比如说——格非提到的师范大学文学作品选读课的模式。在他看来,通识教育不仅仅是大学的事,而是从小学到大学的过程。

根据汪晖的分析,中国的人文教育变成专业教育也其来有自。二十世纪初,一部分人希望把文学变成科学,使文学的知识从自然知识中摆脱出来,在新的学科制度中有一席之地,建立起自己的学科地位;另一部分人则试图与十九世纪处于支配地位的科学世界观对话,和自然律的知识对抗,强调文学的独特性、偶然性,强调其不受自然律支配之处。然而,这对立的两方面虽皆有其历史合理性,却更类似某种技术理性和浪漫主义的二律背反,存在着局限。

或许,文学阅读能够打破这种专家文化,重新呼唤出全面的人——新的政治主体。汪晖认为,文学经典能够激活历史中真实存在的斗争,把这些斗争变成活的、我们自己的生活的一部分。于是,文学阅读便不可能只是为了提高修养,它毋宁是重新认识历史和当代世界的方式,汪晖紧接着援引鲁迅的《死火》说,阅读就是用温热燃烧自己,在死亡的过程中重生,变成新人。文学在这个意义上的敏感性和创造力,是汪晖最为强调的。

北京大学中文系的贺桂梅教授对文学和通识教育的关系提出了三点思考。首先,在现代社会谈会通,不得不面对的是专业化的现实,换言之,需要在更高层面把通识教育和文学史教育、古代经典教育和现代文学教育沟通起来。其次,二十世纪的文学经典与学生的现代经验更有亲和性,但二十世纪的经典还不稳定,尚在经典化的过程中,需要通过通识教育来筛选,使之再经典化。第三,文学因其复杂性和特殊性,可以容纳历史、哲学和社会科学,以“爱情”“城市”这样的主题为线索来讲授文学,便是立足文学来会通别的学科的尝试。

教学空间与阅读的技艺

诚如研讨会第三场的议题说明所言:当我们说通识教育要“仔细的研习文本、传统的经典文本”,

需要追问的是,何谓“经典文本”?如何才能称得上是“仔细的研习”?在通识教育的框架里,面对跨学科的学生,研习的“仔细”有没有限度?在这里,阅读的技艺与教学的技艺汇聚在同一个空间里,变成了同一种技艺:在教学里呈现的阅读的技艺,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有效传递,变成学生学习中的阅读技艺?我们能否通过阅读技艺的传递,在现实的教学空间里形成一个文学的共同体?

对于上述问题,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倪文尖教授归纳了文学教学所面对的三组矛盾:阅读的个体性和现代学校教育的公共性的矛盾,阅读的无限性和课堂教学的有限性的矛盾,文学的神秘性和一般读者的非敏感性的矛盾。继而,倪文尖认为文学教师有两个任务:首先,“取法乎上”,让文学爱好者变成文学科班生,让学生意识到文学是作家用语言和情节把握世界的方式,即文学的内容就是它的形式。其次,“微观入手”,建立核心文本,预设这些经典文本是全息性的,承载着文学的全部秘密。老师利用有限的课时重读、细读这些学生耳熟能详却熟视无睹的文本,动态地“还原”作家的创作过程,揭示文本秘密,使学生获得震惊感。

华东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学院朱康老师的发言,则是对他把爱情文学作为通识课内容的正当性辩护。2009年,法国左翼哲学家阿兰:巴丢在他的《爱的多重奏》里,把当代的爱情观念归为两类:自由主义的(社交网络使爱变得无风险)与自由放任主义的(爱被化约为身体的享乐)。这与美国右翼思想家阿兰:布鲁姆在1993年出版的《爱与友谊》对爱欲在当代堕落的判断如出一辙。面对同样的爱情危机,巴丢的方案是,强调爱情本身:爱是坚持到底的冒险,是最小的共产主义。布鲁姆则把爱情联系到言语,希望通过阅读来拯救爱情。也就是说,对左翼而言,爱意味着行动,对右翼而言,爱意味着言说。朱康在观念上支持巴丢,但在实践上支持布鲁姆。

在朱康看来,类似于爱情的危机,我们今天还存在着阅读的危机:一方面是自由主义的阅读,读安全的心灵鸡汤;另一方面则是自由放任主义的阅读——大量地、无边际地读,但每一次阅读都是瞬间,是一夜情。阅读的过剩其实是阅读的匮乏,大量的阅读并没有塑造我们,使我们发生改变。朱康的方案是对布鲁姆的颠倒:先通过爱情来拯救阅读。用学生对爱的需求,使他们产生阅读的冲动,并且,在close reading的意义上,让学生建立和文本的亲密的、爱的关系(reading in close relationship)。在这个意义上,老师需要做的——如倪文尖教授所说——是为每个文本发明一个新文本,“我读出的文本和你读出的文本是完全不一样的”,每次阅读都是新的阅读,从而在教学中使学生产生震惊状态,与学生建立文学的共同体。

华东师范大学教务处处长雷启立教授谈通识课程

澎湃新闻:您怎么看通识教育在中国的勃兴?

雷启立:近二十年来,有关大学教育的“博雅”和“通识”之呼声不绝于耳。从我的直观看来,当代中国大学教育中的通识教育是糅杂博雅和通识的。我们从三个方面通俗点说吧:一是对高等教育现实困境不满的反拨。很长一个时期以来,家长希望孩子上个好大学,读个好专业,将来好就业。可是,上完大学以后,毕业了却难以找到满意的工作。行业认为大学毕业生出来啥也不会,专业教育口径不够宽,基础不够厚,不好用。招了大学生进企业再培训。社会上觉得年轻人少教养,缺常识,没担当,都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这些看法当然是不无偏颇的,叫大学教育不能承受之重的,但各方面的怨言、期待,逼迫着大学教育不能不做出一些改变。作为通识的教育(general education )因此而具有现实意义。

其二,现实社会发展变化快,越来越频繁的职业变化使得厚基础、弱专业成为大学本科教育培养方向的新潮流。通过大学教育完成对大学生知识、思辨、逻辑、研究能力的训练,从而形成超越一般偏狭的职业技能训练,超越普通公民教育的洞察能力、归纳、研究问题的能力,这也通识教育中的liberal arts元素因而被要求和召唤。

其三,更具有liberal 意义的是,虽然今天人们的精神状态已经非常的日常生活化了,但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也不愿意被过于现代和工具意义的价值理性所绑锁,人们对于审美、智慧、情感、理性、信念的追求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这就使得通识教育与对个人心灵的“远方”的召唤、挖掘和解放密切相关。这种内生动力是如此的绵绵不绝,使有质量的、好的通识教育特别的令人珍视。

澎湃新闻:您能否介绍一下华东师范大学的通识课程?

雷启立:华东师大的通识教育,或者可以用我们第一任校长孟宪承先生的大学理念来说,是围绕“智慧的创获,品行的陶熔,民族与社会的发展”而展开的。这三个核心概念被分别翻译为Creativity、Character、Community,我觉得真是好,言简意赅,准确传神,契合孟校长有关大学理念的原意。近十多年来,华东师大的通识课程逐渐形成了:面向不同学科背景的学生开展的,以价值观念的传递、科学思维方法的确立以及完整人格的塑造为主要目标的通识课程系列。意在促使学生涉及不同学科领域,拓展视野,启迪心智,开阔思维,使之具备宽广的学养基础,获得充足的精神成长,进而形成终身受益的基本素质。

我们为此开设了一系列好课程。讲课程类型可能太无趣,讲课程名称吧:古文字专家刘志基老师的“汉语文字演变与中华文化传承”,地理学专家束炯教授的“地球自然环境的复杂性”,物理学马学鸣教授的“物理学发展过程中的困难与挑战”,更年轻一代的哲学系晋荣东教授的“批判性思维”,生物学杜震宇教授的“食品安全与科学理性”,还有如“哲学史中的理性传统”“哲学思维与方法论”等“理性文化”系列课程。背后其实包括艺术美育、人文科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信息科学等八大类。这些课程要求紧而有力,在科学、人文知识的传授背后,是学问的方式与方法,是对个人品格的陶冶和修炼,有对国家与民族理解与认知,以及深沉的爱。所谓智、格、社会等要素都在背后。

华东师大的通识课程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对文学和人类美好情感的发掘和重视。我们很多老师开设了极具文学、审美性的通识课,通过不同路径的对文学作品的阅读与分析,来体现大学教育中关于文学、人文、美育等方面熏陶和训练。比如朱康、罗萌等教授的《二十世纪中国爱情文学》,罗岗、倪文尖等教授的《现代城市文学与电影经典》,袁筱一、梁超群等教授的《二十世纪世界文学:经典与阐释》。这些课程将学生从不同维度进入到文学作品的阅读和开掘中,通过细读探究、深入讨论等教学手段,把学生从手机族带入到经典、名著的世界。最近,教育部对华东师大本科教学进行审核评估,我们从图书馆的大数据中调查统计中,发现,有学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三十次进图书馆,借阅过几百本书。在是有学生借阅图书中,文学书的借阅数远远高于其他学科。

不谦虚地说,从我了解的与其他大学通识教育开展情况的比较来看,我们的通识教育是具有鲜明华东师大风格和特色的。

我们同样也有一个梦想,希望通过这些好的通识课程的开设和熏染,帮助学生养成健全人格。借助各类general、liberal要素的带入,加强“全人”培养,造就能够改造社会,而不是被社会改造的人。在通识与专精、个人诗性与技术理性、博雅教育与职业训练的争拗之间找回大学精神。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每位教师,每个课堂的努力,让中国高等教育走出所谓的“灵魂”危机。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编辑:现代文字 本文来源:今世医学理念下的国语教育反思,通识教育的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