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怀古迹,怀念故土的怨恨忧思

时间:2019-09-22 12:18来源:奥门新萄京娱乐场
咏怀古迹五首(其三) 咏怀古迹五首·其三   杜甫 唐代:杜甫 【原诗】 咏怀古迹五首(其三) 杜甫 群山万壑赴荆门, 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 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

咏怀古迹五首(其三)

咏怀古迹五首·其三

图片 1

图片 2

 

杜甫

唐代:杜甫

【原诗】
咏怀古迹五首(其三)
杜甫
群山万壑赴荆门, 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 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 环佩空归月夜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 分明怨恨曲中论。

咏怀古迹 作者: 杜甫朝代: 唐体裁: 七言律诗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①明妃:指王昭君。 ②去:离开 ③朔漠:北方大沙漠。 群山万壑随着江流奔赴荆门,昭君生长的地方现在还有村落。一离开紫台就和沙漠连在一起,只留下一座长着青草的坟墓向着黄泉。只凭画图约略地看宫女的容貌,环佩声响,只有魂魄月夜归来。千年琵琶弹奏胡音胡调。分明是怨恨之情从乐曲中抒发出来。 这是杜甫经过昭君村时所作的咏史诗。想到昭君生于名邦,殁于塞外,去国之怨,难以言表。因此,主题落在“怨恨”二字,“一去”二字,是怨的开始,“独留”两字,是怨的终结。作者既同情昭君,也感慨自身。沈德潜说:“咏昭君诗此为绝唱。” 杜甫所有作品

   杜甫《咏怀古迹(其三)》:

  群山万壑赴荆门, 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 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 环珮空归月夜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 分明怨恨曲中论。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意译】
高山绝壑连绵不断,山势如万马东奔,直到三峡尽头的荆门山,雄伟壮丽的山川钟灵毓秀,万山深处藏着一个孕育了王昭君的小村庄。昭君早已魂断绝域,只留下一个长满青草的墓地,在茫茫大漠中独对黄昏。当年,汉元帝仅从画像中约略的认识到王昭君的绝代美貌,以至于她远嫁他乡异国,只有她的幽魂带着环佩之声在月夜独自归来!千百年来留传着昭君在匈奴所作的“怨思之歌”,琵琶弹奏的乐曲中分明充满着昭君远嫁的悲愤之情。

  • 春夜喜雨
  • 八阵图
  • 春望
  •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 古柏行
  • 江南逢李龟年
  • 恨别
  • 赠花卿
  • 和贾舍人早朝
  • 百忧集行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这是《咏怀古迹五首》中的第三首,诗人借咏昭君村、怀念王昭君来抒写自己的怀抱。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赏析】
杜甫于唐代宗大历元年(766年)从夔州出三峡,到江陵,先后游历了宋玉宅、庾信古居、昭君村、永安宫、先主庙、武侯祠等古迹,对于古代的才士、国色、英雄、名相,深表崇敬,写下了《咏怀古迹五首》,以抒情怀。

我来补充解释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诗的发端两句,首先点出昭君村所在的地方。据《一统志》说:“昭君村,在荆州府归州东北四十里。”其地址,即在今湖北秭归县的香溪。杜甫写这首诗的时候,正住在夔州白帝城。这是三峡西头,地势较高。他站在白帝城高处,东望三峡东口外的荆门山及其附近的昭君村。远隔数百里,本来是望不到的,但他发挥想象力,由近及远,构想出群山万壑随着险急的江流,奔赴荆门山的雄奇壮丽的图景。他就以这个图景作为本诗的首句,起势很不平凡。杜甫写三峡江流有“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长江二首》)的警句,用一个“争”字,突出了三峡水势之惊险。这里则用一个“赴”字突出了三峡山势的雄奇生动。这可说是一个有趣的对照。但是,诗的下一句,却落到一个小小的昭君村上,颇有点出人意外,因引起评论家一些不同的议论。明人胡震亨评注的《杜诗通》就说:“群山万壑赴荆门,当似生长英雄起句,此未为合作。”意思是这样气象雄伟的起句,只有用在生长英雄的地方才适当,用在昭君村上是不适合,不协调的。清人吴瞻泰的《杜诗提要》则又是另一种看法。他说:“发端突兀,是七律中第一等起句,谓山水逶迤,钟灵毓秀,始产一明妃。说得窈窕红颜,惊天动地。”意思是说,杜甫正是为了抬高昭君这个“窈窕红颜”,要把她写得“惊天动地”,所以才借高山大川的雄伟气象来烘托她。杨伦《杜诗镜铨》说:“从地灵说入,多少郑重。”亦与此意相接近。究竟谁是谁非,如何体会诗人的构思,须要结合全诗的主题和中心才能说明白,所以留到后面再说。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

咏怀古迹,怀念故土的怨恨忧思。本诗是杜甫经过昭君村时所作的咏史诗,是组诗《咏怀古迹五首》中的第三首,写昭君远嫁异国的幽怨,生不能回到家乡,只能死后魂归故里,诗人对王昭君的命运充满了同情,同时诗人借写王昭君也抒发了自身的身世飘零,怀才难遇的悲愤之情。

图片 3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前两句写昭君村,这两句才写到昭君本人。诗人只用这样简短而雄浑有力的两句诗,就写尽了昭君一生的悲剧。从这两句诗的构思和词语说,杜甫大概是借用了南朝江淹《恨赋》里的话:“明妃去时,仰天太息。紫台稍远,关山无极。望君王兮何期,终芜绝兮异域。”但是,仔细地对照一下之后,我们应该承认,杜甫这两句诗所概括的思想内容的丰富和深刻,大大超过了江淹。清人朱瀚《杜诗解意》说:“‘连’字写出塞之景,‘向’字写思汉之心,笔下有神。”说得很对。但是,有神的并不止这两个字。只看上句的紫台和朔漠,自然就会想到离别汉宫、远嫁匈奴的昭君在万里之外,在异国殊俗的环境中,一辈子所过的生活。而下句写昭君死葬塞外,用青冢、黄昏这两个最简单而现成的词汇,尤其具有大巧若拙的艺术匠心。在日常的语言里,黄昏两字都是指时间,而在这里,它似乎更主要是指空间了,它指的是那和无边的大漠连在一起的、笼罩四野的黄昏的天幕,它是那样地大,仿佛能够吞食一切,消化一切,但是,独有一个墓草长青的青冢,它吞食不下,消化不了。想到这里,这句诗自然就给人一种天地无情、青冢有恨的无比广大而沉重之感。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群山万壑赴荆门, 生长明妃尚有村。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珮空归月夜魂。”这是紧接着前两句,更进一步写昭君的身世家国之情。画图句承前第三句,环珮句承前第四句。画图句是说,由于汉元帝的昏庸,对后妃宫人们,只看图画不看人,把她们的命运完全交给画工们来摆布。省识,是略识之意。说元帝从图画里略识昭君,实际上就是根本不识昭君,所以就造成了昭君葬身塞外的悲剧。环珮句是写她怀念故国之心,永远不变,虽骨留青冢,魂灵还会在月夜回到生长她的父母之邦。南宋词人姜夔在他的咏梅名作《疏影》里曾经把杜甫这句诗从形象上进一步丰富提高:

译文

首联“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群山万壑随着奔腾的长江奔赴荆门山,起笔气势不凡,一个“赴”字把群山起伏、万壑雄奇的气势,活现了出来,让人联想到似有千军万马奔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在这群山深处,有个小村子,王昭君就出生在这里。首联诗人由雄奇的群山万壑起笔,紧接着落笔到昭君出生的一个小小的村庄。极富画面感,如同一个电影的镜头,首先映入观众眼里的是一个无比雄奇壮阔的群山起伏的画面,随着镜头的移动,镜头逐渐拉近,拉近,最后聚焦到了一个小小的村庄,镜头再拉近,停留在昭君出生的屋舍。明人胡震亨评注的《杜诗通》就说:“群山万壑赴荆门,当似生长英雄起句,此未为合作。”意思是这样气象雄伟的起句,只有用在生长英雄的地方才适当,用在昭君村上是不适合,不协调的。我不同意这个批评,昭君出塞,本就是为国家边关的安定而牺牲,昭君对国家的贡献无异于一个英雄。杜甫在这里用气象非凡的景象来烘托昭君,以此表达对昭君一个小小的弱女子却要承当如此重任的同情。

   “群山万壑赴荆门”,这个“赴”字,颇可玩味。

  昭君不惯胡沙远,

千山万岭好像波涛奔赴荆门,王昭君生长的乡村至今留存。从紫台一去直通向塞外沙漠,荒郊上独留的青坟对着黄昏。只依凭画图识别昭君的容颜,月夜里环佩叮当是昭君归魂。千载琵琶一直弹奏胡地音调,曲中抒发的分明的昭君怨恨。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赴,就是“到”“往”。但在现代汉语里,一般只用于一些固定词条,不像“到”“往”那么灵活。不管是“赴约”“赴会”“赴任”,还是“赴难”“赴汤蹈火”,都显出一种正式、庄重、严肃的意味。“明天到我家吃饭”——衣着随意点,没关系;“赴宴”——那就不能敷衍了事。

  但暗忆江南江北。

注释

颔联“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写昭君离开汉朝的宫廷,来到茫茫大漠,死后被孤独地安葬在远离故土的孤域,独自面对黄昏。此联对仗工整、境界开阔,读来让人心生悲凉。“一”与“独”相对,强调昭君孤独远嫁的无奈,“去”与“留”相对,让人不禁想象着美貌绝伦的昭君,如何满含对故土依恋的眼泪,看着自己生活的朝廷的宫殿逐渐消失在视线里。昭君永远留在在茫茫大漠。“紫台”与“青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有着震撼人心的效果,昭君从她生活的富丽堂皇的宫殿,走到了绝域,葬身于绝域,她的长满青草的墓地,在斜阳的映衬下,越发显得孤独、凄凉,不由得让人为昭君掬一把同情之泪。

   说“群山万壑赴荆门”,不说“群山万壑向荆门”“出荆门”,是因为有拟人的手法在里边,突出了群山万壑的主动性。前人评论:“从地灵说入,多少郑重。”群山万壑,奔跑着赶向荆门,写出了天地钟灵之意。钟灵毓秀,集天地多少灵气,才出了这么个国色天香的美女。赴,强调了这种“郑重”“珍爱”。

  想珮环月夜归来,

①荆门:山名,在今湖北宜都西北。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

   为何突出天地的郑重?要与下文对比。天地珍爱的国色,却落得个“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的凄凉下场。更重要的对比是,昏庸的汉元帝竟然用“画图”这么疏懒省略、简便随意的方式,来鉴别天地珍而重之的美女,实在是荒唐。

  化作此花幽独。

②明妃:指王昭君。

颈联“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画图省识”,本于《西京杂记》的记载:“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按图召幸。宫人皆贿画工,昭君自恃容貌,独不肯与,工人乃丑图之,遂不得见。后匈奴入朝,求美人。上案图以昭君行。及去,召见,貌为后宫第一,帝悔之,而重信于外国,故不复更人。乃穷案其事,画工毛延寿弃市。”言昭君因为对自己的美貌充满自信,不肯贿赂画工,而错过了得到皇帝赏识的机会,最后皇帝虽然终于看到了昭君的真容,并为她的美貌而倾倒,可是为时已晚,为了国家的信誉,为了边疆的安定,还是毅然让昭君远嫁匈奴。此句批判汉元帝的昏庸,把昭君的命运交给了画工,以此昭君虽然才貌出众却“养在深宫人未识”。杜甫自小就有“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政治抱负,而写此诗时杜甫已经55岁了,还没有得到皇帝的赏识,而此时,他也意识到自己再也没有可以得到皇帝赏识的机会了,昭君貌美,却没有被皇帝发现,杜甫有才,同样无法得到重用。此句写昭君实则是写自己的怀才不遇的悲哀。

   杜甫这么一写,王昭君的悲剧意义,就不一样了。它脱离了庸常的“红颜薄命”套路,引发我们去联想,更多与王昭君相同命运的人。怀古,其实是伤今。感叹一“国色”的悲剧,其实是为许多“国士”鸣不平。多少天地珍爱的人才,也是这般被国君糟蹋了啊!借他人酒杯,浇自家块垒。杜甫心中,定有委屈。

  这里写昭君想念的是江南江北,不是长安的汉宫特别动人。月夜归来的昭君幽灵,经过提炼,化身成为芬芳缟素的梅花,想象更是幽美!

③去:离开。

“环佩空归夜月魂”“环佩”指的是古人所系的佩玉,这里用来指代昭君。“空归”生不能在故国被欣赏,死后幽魂归来,又有何益?所以是“空归”,写得让人肝肠寸断,把昭君魂断异域的万千遗恨都写了出来。生不能在家乡,死后也要魂归故里。“夜月魂”与“春风面”又是一组富有强烈感情色彩的对比,无限的遗憾与同情寓于其中。

   再者,用“赴”字来描写群山万壑,写出雄伟壮阔景象,为后文写王昭君做了铺垫。后人看不明白,就会困惑。明人胡震亨《杜诗通》:“群山万壑赴荆门,当似生长英雄起句,此未为合作。”胡震亨啥意思呢?他看出了“群山万壑赴荆门”的雄伟,但是认为王昭君不配这种雄伟的景象。“群山万壑赴荆门”,后面应该是“生长曹操(周瑜)尚有村”才对。真要写王昭君,前面得是“青山秀水出荆门”,或者“小桥流水绕荆门”才行。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这是此诗的结尾,借千载作胡音的琵琶曲调,点明全诗写昭君“怨恨”的主题。据汉刘熙的《释名》说:“琵琶,本出于胡中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琵,引手却曰琶。”晋石崇《明君词序》说:“昔公主嫁乌孙,令琵琶马上作乐,以慰其道路之思。其送明君亦必尔也。”琵琶本是从胡人传入中国的乐器,经常弹奏的是胡音胡调的塞外之曲,后来许多人同情昭君,又写了《昭君怨》、《王明君》等琵琶乐曲,于是琵琶和昭君在诗歌里就密切难分了。

④紫台:汉宫,紫宫,宫廷。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犯这个错误,是因为胡震亨观念里的王昭君,只是一个闭月羞花的美女。而杜甫心目中的王昭君,却是一个英雄豪杰,大丈夫。

  前面已经反复说明,昭君的“怨恨”尽管也包含着“恨帝始不见遇”的“怨思”,但更主要的,还是一个远嫁异域的女子永远怀念乡土,怀念故土的怨恨忧思,它是千百年中世代积累和巩固起来的对自己的乡土和祖国的最深厚的共同的感情。

⑤朔漠:北方的沙漠。

尾联“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传说王昭君在匈奴曾作“怨思之歌”,感叹在汉宫受到的冷遇。此联写得真切率直,说的是千载之下,人们分明能从昭君演奏的琵琶曲中,听到她那无穷的怨恨。“怨恨”是此诗的点睛之笔,可说是“卒章显志”。昭君貌美,却因为画工的贪婪,错失了被宠幸的机会,远嫁绝域,客死他乡,只能魂归故里,她能不怨恨吗?杜甫少有大志,仕途坎坷,历经家难、国难,漂泊西南,衣食无着,大志落空,他能不如昭君般怨恨吗?杜甫为昭君的命运鸣不平,实则是自己的内心有太多的不平,作者将满腔的同情给予昭君,实则是对自身命运的悲愤。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已经在欣赏昭君是有担当的英雄,“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那更是杜甫赞叹的英雄本色,大丈夫品质。王昭君自恃美丽,不肯向画工行贿,这难道不是英雄大丈夫所为?遭遇不幸委曲,死在异国他乡却要魂归故国,不改其忠贞,这难道不是英雄大丈夫所为?

  话又回到本诗开头两句上了。胡震亨说“群山万壑赴荆门”的诗句只能用于“生长英雄”的地方,用在“生长明妃”的小村子就不适当,正是因为他只从哀叹红颜薄命之类的狭隘感情来理解昭君,没有体会昭君怨恨之情的分量。吴瞻泰意识到杜甫要把昭君写得“惊天动地”,杨伦体会到杜甫下笔“郑重”的态度,但也未把昭君何以能“惊天动地”,何以值得“郑重”的道理说透。昭君虽然是一个女子,但她身行万里,冢留千秋,心与祖国同在,名随诗乐长存,为什么不值得用“群山万壑赴荆门”这样壮丽的诗句来郑重地写呢?

⑥青冢:指王昭君的坟墓。

2018/4/1

   这是杜甫赞美的品质,也是他追求的品质。所以他要隆重地用“群山万壑赴荆门”来开场,用“分明怨恨曲中论”来收束。千载之下,我仍然听得出她的恨,她的埋怨,她的委曲,她的骄傲,她的坚贞,只因为我跟她,多么相似啊!

  杜甫的诗题叫《咏怀古迹》,显然他在写昭君的怨恨之情时,是寄托了自己的身世家国之情的。他当时正“飘泊西南天地间”,远离故乡,处境和昭君相似。虽然他在夔州,距故乡洛阳偃师一带不象昭君出塞那样远隔万里,但是“书信中原阔,干戈北斗深”,洛阳对他来说,仍然是可望不可即的地方。他寓居在昭君的故乡,正好借昭君当年相念故土、夜月魂归的形象,寄托自己想念故乡的心情。

⑦省识:略识。

图片 4

  清人李子德说:“只叙明妃,始终无一语涉议论,而意无不包。后来诸家,总不能及。”这个评语的确说出了这首诗最重要的艺术特色,它自始至终,全从形象落笔,不着半句抽象的议论,而“独留青冢向黄昏”、“环珮空归月夜魂”的昭君的悲剧形象,却在读者的心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

⑧春风面:形容王昭君的美貌。

鉴赏

这是组诗《咏怀古迹五首》其中的第三首,诗人借咏昭君村、怀念王昭君来抒写自己的怀抱。诗人有感于王昭君的遭遇。寄予了自己深切的同情,同时表现了昭君对故国的思念与怨恨,并赞美了昭君虽死,魂魄还要归来的精神,从中寄托了诗人自己身世及爱国之情。全诗叙事明确,形象突出,寓意深刻。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诗的发端两句,首先点出昭君村所在的地方。据《一统志》说:“昭君村,在荆州府归州东北四十里。”其地址,即在今湖北秭归县的香溪。杜甫写这首诗的时候,正住在夔州白帝城。这是三峡西头,地势较高。他站在白帝城高处,东望三峡东口外的荆门山及其附近的昭君村。远隔数百里,本来是望不到的,但他发挥想象力,由近及远,构想出群山万壑随着险急的江流,奔赴荆门山的雄奇壮丽的图景。他就以这个图景作为这首诗的首句,起势很不平凡。杜甫写三峡江流有“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长江二首》)的警句,用一个“争”字,突出了三峡水势之惊险。这里则用一个“赴”字突出了三峡山势的雄奇生动。这是一个有趣的对照。但是,诗的下一句,却落到一个小小的昭君村上,颇有点出人意外,因而引起评论家一些不同的议论。明人胡震亨评注的《杜诗通》就说:“群山万壑赴荆门,当似生长英雄起句,此未为合作。”意思是这样气象雄伟的起句,只有用在生长英雄的地方才适当,用在昭君村上是不适合,不协调的。清人吴瞻泰的《杜诗提要》则又是另一种看法。他说:“发端突兀,是七律中第一等起句,谓山水逶迤,钟灵毓秀,始产一明妃。说得窈窕红颜,惊天动地。”意思是说,杜甫正是为了抬高昭君这个“窈窕红颜”,要把她写得“惊天动地”,所以才借高山大川的雄伟气象来烘托她。杨伦《杜诗镜铨》说:“从地灵说入,多少郑重。”也与这个意思相接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前两句写昭君村,这两句才写到昭君本人。诗人只用这样简短而雄浑有力的两句诗,就写尽了昭君一生的悲剧。从这两句诗的构思和词语说,杜甫大概是借用了南朝江淹《恨赋》里的话:“明妃去时,仰天太息。紫台稍远,关山无极。望君王兮何期,终芜绝兮异域。”但是,仔细地对照,杜甫这两句诗所概括的思想内容的丰富和深刻,大大超过了江淹。清人朱瀚《杜诗解意》说:“‘连’字写出塞之景,‘向’字写思汉之心,笔下有神。”说得很对。但是,有神的并不止这两个字。读者只看上句的紫台和朔漠,自然就会想到离别汉宫、远嫁匈奴的昭君在万里之外,在异国殊俗的环境中,一辈子所过的生活。而下句写昭君死葬塞外,诗人用青冢、黄昏这两个最简单而现成的词汇,尤其具有大巧若拙的艺术匠心。在日常的语言里,黄昏两字都是指时间,而在这里,它似乎更主要是指空间了,它指的是那和无边的大漠连在一起的、笼罩四野的黄昏的天幕,它是那样地大,仿佛能够吞食一切,消化一切,但是,独有一个墓草长青的青冢,它吞食不下,消化不了。这句诗就给人一种天地无情、青冢有恨的无比广大而沉重之感。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这是紧接着前两句,更进一步写昭君的身世家国之情。画图句承前第三句,环佩句承前第四句。画图句是说,由于汉元帝的昏庸,对后妃宫人们,只看图画不看人,把她们的命运完全交给画工们来摆布。省识,是略识之意。说元帝从图画里略识昭君,实际上就是根本不识昭君,所以就造成了昭君葬身塞外的悲剧。环佩句是写她怀念故国之心,永远不变,虽骨留青冢,魂灵还会在月夜回到生长她的父母之邦。南宋词人姜夔在他的咏梅名作《疏影》里曾经把杜甫这句诗从形象上进一步丰富提高:“昭君不惯胡沙远,但暗忆江南江北。想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这里写昭君想念的是江南江北,而不是长安的汉宫,特别动人。月夜归来的昭君幽灵,经过提炼,化身成为芬芳缟素的梅花,想象更是幽美。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这是此诗的结尾,借千载作胡音的琵琶曲调,点明全诗写昭君“怨恨”的主题。据汉代刘熙的《释名》说:“琵琶,本出于胡中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琵,引手却曰琶。”晋代石崇《明君词序》说:“昔公主嫁乌孙,令琵琶马上作乐,以慰其道路之思。其送明君亦必尔也。”琵琶本是从胡人传入中国的乐器,经常弹奏的是胡音胡调的塞外之曲,后来许多人同情昭君,又写了《昭君怨》、《王明君》等琵琶乐曲,于是琵琶和昭君在诗歌里就密切难分了。

前面已经反复说明,昭君的“怨恨”尽管也包含着“恨帝始不见遇”的“怨思”,但更主要的,还是一个远嫁异域的女子永远怀念乡土,怀念故土的怨恨忧思,它是千百年中世代积累和巩固起来的对乡土和祖国的最深厚的共同的感情。前面提到,这首诗的开头两句,胡震亨说“群山万壑赴荆门”的诗句只能用于“生长英雄”的地方,用在“生长明妃”的小村子就不适当,正是因为他只从哀叹红颜薄命之类的狭隘感情来理解昭君,没有体会昭君怨恨之情的分量。吴瞻泰意识到杜甫要把昭君写得“惊天动地”,杨伦体会到杜甫下笔“郑重”的态度,但也未把昭君何以能“惊天动地”,何以值得“郑重”的道理说透。昭君虽然是一个女子,但她身行万里,青冢留千秋,心与祖国同在,名随诗乐长存,诗人就是要用“群山万壑赴荆门”这样壮丽的诗句来郑重地写她。

杜甫的诗题叫《咏怀古迹》,他在写昭君的怨恨之情时,是寄托了他的身世家国之情的。杜甫当时正“飘泊西南天地间”,远离故乡,处境和昭君相似。虽然他在夔州,距故乡洛阳偃师一带不像昭君出塞那样远隔万里,但是“书信中原阔,干戈北斗深”,洛阳对他来说,仍然是可望不可即的地方。他寓居在昭君的故乡,正好借昭君当年想念故土、夜月魂归的形象,寄托他自己想念故乡的心情。

清人李子德说:“只叙明妃,始终无一语涉议论,而意无不包。后来诸家,总不能及。”这个评语说出了这首诗最重要的艺术特色,它自始至终,全从形象落笔,不着半句抽象的议论,而“独留青冢向黄昏”、“环佩空归月夜魂”的昭君的悲剧形象,却在读者的心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

编辑:奥门新萄京娱乐场 本文来源:咏怀古迹,怀念故土的怨恨忧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