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奥门新萄京8455 > 奥门新萄京8455 > 正文

短篇小说

时间:2019-12-10 19:49来源:奥门新萄京8455
摘要 :灯光忽而暗下,荧光聚集到未央的身旁,一台复古的放映机打到了白色的布景板上,未央娓娓道来,自己是如何的开心,大家的到来,以后如何如何,当思绪走向高潮,视线里,

摘要: 灯光忽而暗下,荧光聚集到未央的身旁,一台复古的放映机打到了白色的布景板上,未央娓娓道来,自己是如何的开心,大家的到来,以后如何如何,当思绪走向高潮,视线里,大家反而是惊叹声。他下意识地扭身朝布 ...

摘要: 简单的寒暄,简单的问候,简单的话语,简单的光芒,当一切从简,未央觉得简单也是一种无声的浪漫了!墙上挂着大家的佳作,网友的来信,书橱里是网友送的礼物,自从尘羽离开倾呓,他倒是珍惜网友的来信,没有什 ...

摘要: 倾呓笔动主人公:念惜 未央 执笔 若冰 尘羽 左文 穆第一章 羽落一晃一年过去了,我们的梦想坚持了那么久了!有种成就感,是他人无法超越的,我们这群人,是第一波试验品,当初成立团队,单纯地以写东西为目的,没 ...

摘要: 喂!前面的同学,麻烦你低下头!是一个女生的声音。她懒得分析是谁,反正她只要低下头就是了!班上有种不变规律,新生总要受到恶作剧,对于长得好看的男生,恶作剧,不言而喻,是情书,女生们最爱的方式,是揉 ...

摘要: 第九章 礼物倾呓网站发出了一封邀请函,未央和执笔团队的写手,可以参加周末的假面舞会,作为发起人的未央,声称自己过生日图热闹,于是一些以自由人士入驻网站的写手们有点望洋兴叹的意味了!头,周末,去 ...

灯光忽而暗下,荧光聚集到未央的身旁,一台复古的放映机打到了白色的布景板上,未央娓娓道来,自己是如何的开心,大家的到来,以后如何如何,当思绪走向高潮,视线里,大家反而是惊叹声。

简单的寒暄,简单的问候,简单的话语,简单的光芒,当一切从简,未央觉得简单也是一种无声的浪漫了!墙上挂着大家的佳作,网友的来信,书橱里是网友送的礼物,自从尘羽离开倾呓,他倒是珍惜网友的来信,没有什么比大家的肯定更值得开心了!眼下,他迈着零碎的步子,一身队友特质的荧光蓝衣,脸上带着蓝色的面具,虽然有点浮夸,倒也不失趣味!他巴不得自己成为焦点,身材消瘦的人,仿佛是天生的衣架子,比起光头日益增长的肚子,他还是有点自信的!

倾呓·笔动

“喂!前面的同学,麻烦你低下头!”是一个女生的声音。

第九章 礼物

他下意识地扭身朝布景板看去,尘羽的各种照片,他记得当初,网站上因为尘羽的照片,引起关注的事,只是为什么出现大量他的照片,没有预兆的事情,挑战信里,只是说他会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让未央主动离开学校。没有任何的挑战方式,就像一种预言一般,他不信,有人可以做到,但是如果是尘羽,他是有愧的,他会因为他离开学校,离开倾呓!

“你好!我是未央!”他中规中矩地说了一句话,团队成员马上反应过来,迎上去。

主人公:念惜 未央 执笔 若冰 尘羽 左文 穆

她懒得分析是谁,反正她只要低下头就是了!班上有种不变规律,新生总要受到恶作剧,对于长得好看的男生,恶作剧,不言而喻,是情书,女生们最爱的方式,是揉成纸团,抛向那个男生。

倾呓网站发出了一封邀请函,未央和执笔团队的写手,可以参加周末的假面舞会,作为发起人的未央,声称自己过生日图热闹,于是一些以自由人士入驻网站的写手们有点望洋兴叹的意味了!

灿烂的笑容,干净的笑脸,泛着青春的随性,是他,就是他,尘羽,他要回来了,是不是?未央沉默地走着,沉默地穿过人群,走出了兴趣班。

“头,你说卓会来吗?”依风坐在执笔的旁边,下意识看了他一眼,笔挺的短裤搭配硕大的短衫,有种误导人的架势,这人确定是来参加舞会的,能重视点吗?

第一章 羽落

辰瞬间也低下了头,于是纸团自然而然地飞到了讲台旁,幸好老师不在,班长倒也聪明,第一时间,看也不看的,拿起,走到辰的身旁,郑重其事地说:“请接收女生们的新意,是新意哦!”

“头,周末,去吗?”

“受打击了?”执笔表示同情。

“会!这人可不是儒雅的代表人士,别看他不说话,一直沿着我的小说,就是生搬硬套,也要套下去的架势,傲的很,有这种机会,他不会不珍惜!说不定啊,过不了多久,你们的头我光荣地退居幕后了!”执笔咳嗽了两声,手中的饮料泛着晶莹的光芒!梦得很,真得很!

“一晃一年过去了,我们的梦想坚持了那么久了!有种成就感,是他人无法超越的,我们这群人,是第一波试验品,当初成立团队,单纯地以写东西为目的,没想到许多人慕名而来,我知道其中不乏因尘羽,但是我想说尘羽已经离开了,比尘羽优秀的人,多得是,这里尤为说说执笔,此人的真名一直是个谜,不管怎样,我们以他为荣!”倾呓网站上,出现了一些文字,引起了网友们的议论。

“崭新的意思吗?”辰的目光冷峻,正如他的表情一般,是冷峻的!

“需要统一服装吗?”

“打击?”依风不觉得,旋转的魔方,回应着四处的光芒,梦幻一般,“这个,该不会是礼物吧?送未央,有点太奢侈了?”

“会跳舞吗?”未央友好地朝丫头展示了大大的微笑。

蛮有成就感的!未央转动着手中的笔,他是典型的左撇子,是双手都能写字那种人,具有速记的本领,不过是短暂的,一秒钟记住图片,是他的本能,曾经的他,是尘羽的劲敌,为此,还引发了一场大战,网上给二人定义水火不容,可自从尘羽离开,他崭露头角以后,写出的文字也失色了不少,这不,细细琢磨后,安上了一些文字,把执笔提了上去,作为压轴写手。

“辰,别这样!”忆往拿起手机,发了条微信,提醒他,和同学搞好关系。

“头,咱们走正常模式吗?”

“私人订制的!底座是水晶的,魔方外镀了一层荧光,有光打在上面,自动回应!寓意呢,就是璀璨人生!”执笔喝了口水,说。

“不好意思,偶们团队都是文弱范儿!没有那种细胞!”执笔一句话刚落,丫头像是得到了宝贝一般,心满意足地朝里面坐了坐!

“要是尘羽在,就好了!”若冰不理会周围那些新加入的成员,独自啃着零食,桌上的食品袋塞满了所有空档,她的手一挥,使劲地推到了地上,好似可以推去压力一般,可她知道无法放任的!“尘羽啊!你在哪儿啊!你姐我——想你了!你在,可以帮忙整理屋子,按时给网站添新的血液!”

“不需要!”三个字响彻了教室,辰置若罔闻地继续写着。

“可以不带面具吗?”

“头,下了血本了!不行,头偏心,以后我们过生日,可不可以也收到这种礼遇呢?”雅儿的手指滑过魔方,魔方闪烁起来,还有这功能。

“好可惜啊!早知道,我就先问问大家的嗜好了!穆,这次办砸了!估计会被打击的!”未央勉强地转身,不语。

“若冰,别吃了!你好——”未央刚要发发牢骚,接到电话,忙抽离出来,“我是怎么了?”他停了下来,头一昏,整个人塞到了地上。

“好吧!”班长失望了,女生们失望了!

“头,是男的,还是女地呢?”

“嗯!”执笔点点头,”好,我生日的时候,各位记得送礼物哦!要别出心裁,不要走敷衍风!”

“为什么不回他一句呢?”雅儿问。

“未央?”兴趣班一阵喊叫。

梦语作为忆往的同桌,深感荣幸!太好接触了!比起倾心,她真的太幸运了,一个同情的目光投去。

……

“知道了!”大家笑了。

“你觉得口才,赢得了他吗?咱团队都是务实的主儿,实打实的笔者,用得着和人家针锋相对吗?又不是辩论会?人啊,心机太重,累,能闲一日,是一日!”目光直直鄙视了未央很多次,执笔才肯收回。

医院,未央熟的不能再熟的地方,曾经,他同尘羽一起参观了N次,二人进去的频率,都快跟上沙漏了!当然,多数是装的!而沙漏,仅是用的时候,拿出来!二人都有一样的爱好,去医院写东西,图清净,没人会因为写东西,去围观病人的,除非他是名人,然而二人确实想出名,但事与愿违,谁让老天眷顾尘羽呢?人长得帅,又有才华,比起他,真没可比性!所以他败了!败得一蹶不振!眼下他真晕了!累的!无论怎样绞尽脑汁,无法与尘羽一样,随便一些,引起轰动,仅能推出新人,可是一个连人都没有听过的新人,一出手,就夺得了头筹,是绝无仅有的,可以说,起点超过了尘羽!

果断甩去一阵厌恶!是的!就是厌恶!倾心同时微笑着,不说话。

“烦!”执笔倒是直白,直接在QQ群,一个字表示和大家话不投机半句多!于是群又安静了!

舞会倒计时了,执笔原本要抽身离开的,但是未央,作为发起人,突然离去,左文也临时有事,走了!他迫于无奈地走到舞台中央,唱起歌来,他极少认真,极少唱歌,但不代表不唱。

“头,知道内幕啊?好了不起啊!”雨痕一阵膜拜。

“那个,让执笔把个人资料发来!现在,他是救命稻草!”未央一睁开眼,打电话给若冰。

“反应力不错!”梦语发了条微信。

自从《倾心梦语》的小说以片段的模式被我和卓续写后,竟然兴起了一种热潮,有人火上浇油,说什么,我会把大权给了卓,真的是莫名其妙!日记这种形式虽然可以直抒胸臆,很多无形的东西,容易被人察觉,倒不如诗词来的含蓄内敛,可惜了,咱无法走上正途,原本在小说中谋一种非凡人生,谁知自从卓出现,我写小说更加有动力了,渐渐打算把男主当做背景板的念头,悄悄被搁置了,有种被逼无奈的意思,事实上,我自个儿挖个坑自己主动跳下去了,人家卓毕竟没有恶意,倒是自己小气了!本来一个团队的,还是体谅点的好!

门缓缓被推开了,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生走了进来,不动声色地走到角落,张望了一下,听着歌声,分外熟悉,当视线落到执笔身上的一刻,心中万般疑问:会是她吗?

“喏!瞧瞧,来了个绅士!这人该不会是卓吧?”笑笑指了指对面,打扮靓丽的男生,不禁喜形于色。

“执笔说了,他不方便,没时间!”若冰为难。

“自然,那是!”倾心笑着点点头。

执笔一个一个字的敲打着键盘,真不明白为什么不继续去网吧呢?借别人的笔记本,打字软趴趴的,确认不是在棉花上随便涂鸦短篇小说。!无力啊!超级无力!

“你好!同学,你也是参加舞会的啊?”依风凑过去,递给他一些点心。

“那是穆!”若冰听到执笔团队里,一个女生温柔的话语。

“开玩笑,你告诉他,就说我们网站保他出名!”未央说了狠话,“只要他努力,不是问题!”他转而一想,说的太夸张了!

“卓同学,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发少了,我还以为你要长篇大论,好好PK一番呢!”执笔干脆直接QQ联系卓,反正卓资料表里,更新了!

本着负责的原则,开始一篇篇过目队友的小说,删繁就简的模式开启,省却了若冰和穆的工作,反正她真不愿意被卓带偏了,于是写的小说渐渐浓缩,兴许没有精华,但人家是小说的构思者,就是优势!

摇头拒绝!男生点点头。

“啊?他也是未央团队的?”笑笑忐忑起来,起身的一瞬间,碰到了桌上的冰激凌,衣服被沾染了!皱皱眉,和执笔说了声,向门外走去!

“可是执笔不方便啊!要不,回头你出院了,在网上和他说说,我没辙儿了!”若冰说。

“头,这是生气了?不好意思,今天我爸妈不在家,去朋友家玩了!家务全包,所以无法多更新!”

和平日没什么不同,念惜打理着自己的盆栽,宿舍里,时而传来若冰的笑声,回声杠杠的,念惜瞅了她一眼,确定无可救药以后,收好了邀请函,因为她不是倾呓网站的写手,自然无法正常进入舞会现场。但是想到堆积如山的夜校课程,她表示她和它们是朋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不用考虑,直接拒绝了若冰的邀请。

“你是不是卓?”丫头推测。

擦肩而过,穆倒也没怎么在意,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女孩对他有意思,但是他的心思可不能走偏,至少毕业后,是可以偏的,无暇顾及的人,可悲啊!

“好,我现在在网上和他说!”未央挂了电话,急迫地上了QQ,忽略了一行人的信息,直奔执笔。

“玩?得,新名词啊?赶着,你家都是玩心大发啊?真的是要不得的?”执笔咬牙切齿地回复。

“真的不考虑吗?想想看,如果你去了,你可以认识许多朋友,而且都是学校的奇葩,个个优秀的不要不要的!”若冰决定走引导模式,如果能导电,说明刚好念惜不是绝缘体,毕竟她朋友少得可怜!

“嗯!”卓笑笑,继续说下去,“队长呢?听说他找我?很生气,对吧?”

“未央,你的信!方才去邮箱拿报刊,刚好看到!”穆穿过未央的团队,坐上一个高脚玻璃椅子上,腿微微垂下,脸上若有所思,是挑战信!

人如其名,朴实真诚!他心里称赞执笔的头像。

“是都喜欢玩!所以欢迎继续玩下去!我一定好好对待玩具的!”

“我真的没空!要不下次吧?”念惜知道下次没那么幸运了,赶上夜校上课,如果走到那一天,若冰应该不会生气,不过呢,倾呓网站会颠覆的!她的真实身份,没有人知道!

“怎么听说的啊?难道有奸细?”雨痕问。

“哦?”未央的脸上漫上一丝儿兴趣,大致掠过,笑容漫起,不言语地走到了一旁。

“你好,我是未央,我们之前说的,你还记得吧!我直接说了,尘羽走了,你是主推写手!”他说。

“玩具?你是童心未泯,还是恶作剧?”执笔问。

“好吧!那回头我传照片给你,如果你想交朋友,联系我!”若冰打算走推荐风。

“推断的!我一直续写他的小说,他一定会好奇,我是谁,我也很好奇他啊?”卓坐了下来,眼前被一群队友围住了,于是开启了问答模式。

“奇怪?他竟然很高兴?”若冰反而惊讶了,朝穆打了个手势,二人攀谈起来。

“可以告诉我,尘羽为什么走吗?”执笔问。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或者你可以认为都是,也行?”

“嗯!”继而宿舍沉寂下来!念惜目不转睛地盯着夜校的课程,她拼命三郎的性格,是说什么,也要尝试一下的,否则她会空虚!

卓不听,也不回答,单是笑着。

“知道是谁寄的信吗?”

“这个,我不知道!”他支支吾吾的。

“喂!你希望别被我带偏哦!小心,你心目中的男主角变成背景板哦!”执笔笑笑。

兴趣班一时间,来了许多慕名而来的同学,比起平日平静,他们倒也欢快了不少,若冰的搭档也多了几个,她很开心!一个上午都在比划着构思图。

“那个,不好意思,刚才我问了头,头说,家里来了客人,他需要赶回去帮忙!”依风收起了手机。

“署名:忆往!”

“那就等你找到了答案,告诉我,好吗?”说完,执笔下线了!

“好的!拭目以待!”

“只有一天的时间了!”未央不禁有点着急,临时抱佛脚,他是未雨绸缪的人,要不是中间大家面临考试,他也不用慌张地坐立不安。

“以后还有机会!我先走了!”卓转身也不说什么,穿过人群,静悄悄地朝门口走去。

“忆往?不就是《倾心梦语》小说中的人物吗?难道是执笔?”

“什么,不,等等,听我说,执笔,你是我们网站的希望啊!你可不能这样!”未央慌了。

“拜拜!”执笔笑着,下线了!

“没问题!”穆敲敲门,微笑地说,“我来帮忙了!还记得我说的吗,需要点子,找我!”

“好熟悉的背影!”若冰说。

“也有可能是卓?”

尘羽,我们会见面的!不管你在哪儿里,不管你是否离开了!我一定要等到你!他压了压鸭舌帽,走出了网吧!

耳边,是尘羽的父母和自己的父母谈笑风生,有种无奈是,没有共同的语言,也不能直接回房间,只好倚着沙发,来个手机控开启模式!今夜注定要熬夜了,他们是难得见面,更是相见恨晚,不就是几年没见了吗?至于吗?可是他能怎样呢?要知道他可不仅仅是随性的执笔,更是娴静的念惜,据说名字是尘羽的父母起的!诗意绵绵!念不念惜,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要装下去,可怜的人啊,也不能是珍稀物种,否则会被父母一一问候的!他受不了各种漫长的唠叨。

“穆?”若冰开心不已!

操场,教室,树荫下……目及之处,一丝儿淡淡地伤感,淡淡地欣喜,若即若离的感觉,不断地侵蚀着我的脑海,凭空养成的习惯,日记真的是摆脱不掉了吗?

“卓?他还没来吧?真好奇,是什么样的人?”

既然假面舞会,有礼物,和回忆中的照片,干脆来个效仿好了!卓,等着瞧!

穆像是天生的指挥者,事无巨细地把不可能转化为了可能,未央觉得自己捡到宝儿了!时不时伸出大拇指点赞。

倾心刻意,不,是故意坐在辰的身旁,上网发着空间日志,她希望他可以看到,可是每一次,当她抬起头,看向他,他专心致志地写着什么。

若冰的脸上难得地平静,手中的点心仿佛成了把玩的事物,卓?什么样的人呢?

执笔笑着,心想,今天是周末,闲着也是闲着,大不了咱不出去玩了。

“你感兴趣啊?”穆顺口问,心里却是有些不悦。

随着一声下课铃响,倾心的思绪收了收,抬头看看隔壁梦语一眼,笑了笑。

“怎么?不可以吗?”她笑笑,“放心,开玩笑的,不过,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好的!”梦语起身,说着。

“如果是呢?”穆笑意泛起,转而大笑,“放心,开玩笑的。”

“怎么了?”微风静悄悄地趴在树缝间,瞧着两个青涩的少女,拂动的裙摆惊动了梦语。

“开玩笑?很特别的玩笑?”若冰若有所思。

编辑:奥门新萄京8455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