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奥门新萄京8455 > 奥门新萄京8455 > 正文

短篇小说,叔本华爱与生的苦闷

时间:2019-09-22 11:30来源:奥门新萄京8455
摘要 :她戴十字架,但她不是基督徒。她只是对那个小玩意儿有特别的迷恋。她没有确定的信仰,就像她不曾有过理想一样。她一直在被生活推着走。对,她的人生没有目标,没有规则

摘要: 她戴十字架,但她不是基督徒。她只是对那个小玩意儿有特别的迷恋。她没有确定的信仰,就像她不曾有过理想一样。她一直在被生活推着走。对,她的人生没有目标,没有规则。她就如空气一般,无影无形,无迹无踪。她只 ...

她戴十字架,但她不是基督徒。她只是对那个小玩意儿有特别的迷恋。

生与死是古今中外的人,上至仁人志士,下至平民百姓所讨论的永恒母题,只是前者把它上升到学术高度,后者只将它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谈。 生与死看似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在生的状态,人不会是死的;而人死了,又不能复生。他们像一个矛盾,但人们只看到它的对立性,往往忽视它的统一性。 人们渴望生,从古至今,希望长命百岁,连妖怪都想吃唐僧肉,但又惧怕死,对死的惧怕体现在对生的渴望上,但其实人们大多并不满现在生存的状态,压力,不顺心,大多数人也曾想过自杀,只是没有付诸行动罢了,因为恐惧死。人们之所以活着,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对死亡的恐惧又来源于对死亡的无知,死亡就像一个无边黑洞,看不到底,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只有已死之人才知道,可是他们无法让生者知道。人们总习惯于在熟悉的环境里,惧怕陌生环境,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贪生怕死。也许死后精神不灭,又附着在另一个肉体之上,在另一个世界存活,这只是一种随性想象罢了,没生者真正知道。但我觉得人死后确实是以另一种方式在存活。 我们总说时光匆匆,可我们好像总在徘徊总在踌躇,人们花大部分时间来彷徨,几个瞬间成长,而成长完了之后又感慨时间匆匆,其实我们过得都很无聊,枯燥,单调,这都是成长的奠基,我们成长需要这样的人生积累,可我们总在垂垂老矣之年感叹人生短暂,却不知人生总是无聊,而只铭记那几个成长的瞬间,当然觉得人生不充实,不充实就导致了这样的感叹。 发出这样的感叹,说白了想重来人生,返老还童,说到底就是不想死。人人都不想死,你不想,我也不想,但我们生活得又很无趣,有时候觉得生不如死,看透人生,世间再无乐趣,便产生厌世情节,古代有人做了隐士,现代则在乡下种田,回归大自然,也有的在城市苟活,却成了诗人。这样的人,是对生没有留恋,但也惧怕死亡的。 我敬佩那些为理想献生的人,王国维老先生在对国学感到绝望之后纵身一跃冰凉的水中,世间从此再无国学,而他也失去了他的生命,他在纵然一跃的那一瞬间,看透了生死,不留恋于生,不惧怕于死,因为他知道生死其实都是一回事,在他眼里,生死都是一片虚无。 但这只是一个个例,在他心中的世界是无味的,可是在我们所有人眼里,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生在这世上到底为了什么?我私以为,人活着是没有意义的。生命来自偶然,自己无法选择,但生命的终点也是偶然的,但也可以说是固定的,因为有人选择自尽。 我们每个人生存于世,从小接受教育,毕业了工作挣钱,结婚养家,给下一代教育,重复着自己的命运轨迹,这里包括所有人,不论穷富,我们都在追求着金钱,地位,名誉,权力。当有人拥有这一切之后,好像达到人生巅峰,便开始玩乐,可尝遍世间一切之后,又感觉到人生寂寞无聊。在不断地变老,在恐惧死亡中等待死亡。于社会而言,每个人在这个社会生存,都在为社会进步而努力,但是社会进步了又能如何?在每个人的眼里社会是一个非常遥远的话题,虽然身处其中,但又感觉置身于外,其实历史是由那少数几个伟人创造的,而不是芸芸众生。在若干年后,这个社会与我们毫无关系,它甚至会不复存在。那么它进步的意义是什么?我当然知道它进步了会改善社会中个人的生存质量,可原始人过原始人的生活也能适应,并乐在其中,我们总悲悯先人过得不好,岂不知我们在后人眼里也是被悲悯的对象。眼光再放长远一点,人类存在也没有什么意义,在这个世界这个地球上存活着,总有一天会全都不复存在,等到那一天,我们连存在过的痕迹也没有。 我并不是一个虚无主义者,我不否认每个人存在在世界上的那段时间,每个人都在同一时间经历着不同的生活,也许我正在享受快乐,而有人正在承担痛苦,世间有太多感情,人生的百味,都在人心底,需要人们各自去感受,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生活,这是非常微妙又美妙的一件事。但这并不是生命的意义,它也许会成为生命生存的理由,但不会成为生命生存的意义。 生,趋于死。死,又趋于生。我不相信人死而复生,但我并没有否认人灵魂的永久存在,它可能是经过某种转化之后进入了一个新的生命里面。情不重不生娑婆,爱不深不坠轮回。我相信灵魂是有轮回的,只是现在我们还无法解释认识。所以生死是一个循环的过程,但它们都意味着虚无。生命没有意义,我这里指的是长期上的意义,如果你说活着赚钱养家,这样浅显短暂的意义,我无法反驳。就目前的科学发展来看,生是能感知到的虚无,死是无法感知的虚无。因为我们的生命只有一次,无法在生的时候描述死之后的那种虚无,但死确实带走了一切,让我们从被了解的这个世界消失,走向未知的虚无,至少在生的世界看死是这样的看法。换种说法,生是心灵上的虚无,死是肉体上的虚无。但生死都趋向于虚无。 生命存活在这个世界,我时常想这个生命的本质是什么?从何而来,世间的一切又是什么?我们所相信的一切到底是真还是假。这些问题常常困扰我,让我感到迷惑,让我对生命产生怀疑。 庄子的妻子死后,他却击碗奏乐,因为他知道生是来源于一片似有似无的虚幻之中,在这世间形成形体,死后又回归于这样似有似无的虚幻之中,一切就像四季变换那样简单,有什么可悲伤的呢。在那么远古的时代,庄子就有了对生死超乎常人的认识。可我们总沉溺在生的喜悦,死的悲痛之中,无法超脱。 生死实在不应该引起我们什么过多情愫,因为生死都是一回事,不过是因为我们对生死的这个人拥有太多感情,所以我们会因此高兴或悲伤。但就生死本身来看,就是一个生命的过程,死如生,生如死。我们不能只把视线局限于个人家庭社会,眼光放长远一点来看,站在人类与宇宙的角度,它们都是虚无的且无意义的。 但我们总是社会中的个体,总有着七情六欲,不可能像庄子一样做到如此洒脱逍遥。可我们看透生死,知道逝去的人其实和我们活着的人是一样的,而活着的人不再那样计较得失,看淡一切,终究是会得到一些慰藉和启示,不再忙忙碌碌追求比生死更加虚无的东西,不再让自己过得太累,反而转向我们最本质最质朴的东西里去,就是让我们生命生存的那些理由——人生百味。从身边的朋友亲人开始,享受在世间的这几十年,喜怒哀乐,人生百态。 然后当死亡来临之时,不再恐惧,不再怅然若失,因为我们只不过从一个虚无,跨向另一个虚无,在一切似有似无之中度过这一生,享受它,然后再释然地回到虚无之中。

1死亦何惧
2仅仅自杀是不够的
3灭欲与解脱之道
4殊途而同归的出世观

短篇小说,叔本华爱与生的苦闷。“人死观”,这题目第一次看会觉得挺特别的,琢磨着是啥意思。我们常说的是“人生观”,而人总归要死,死与生相对,既有“人生观”,那就也可以有“人死观”。

她戴十字架,但她不是基督徒。她只是对那个小玩意儿有特别的迷恋。

她没有确定的信仰,就像她不曾有过理想一样。她一直在被生活推着走。对,她的人生没有目标,没有规则。她就如空气一般,无影无形,无迹无踪。她只是被摆错了位置的一个偶然存在。

║死亦何惧?死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那要怎么理解“人死观”呢?可以先认识一下“人生观”。不过,在说“人生观”之前,我跳开一下,说说“三观”中的“世界观”。

她没有确定的信仰,就像她不曾有过理想一样。她一直在被生活推着走。对,她的人生没有目标,没有规则。她就如空气一般,无影无形,无迹无踪。她只是被摆错了位置的一个偶然存在。

有人说,她是一个疯子。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有人告诉她,这个世界不需要完全的自我。她依旧一意孤行,塞上耳朵,闭上眼睛,盲目地往前走。前路,无人知晓。

动物虽然生存着,却不知有死亡。

从哲学上看,世界观是人们对整个世界以及人与世界关系的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而在韩寒电影《后会无期》中,阿吕让江汉多出去走走,江汉说:“但是我的世界观和你的不太一样。”阿吕就说:“你连世界都没有观过,你哪来世界观啊!”这样拆字解词的话,后来成了许多呼吁别人去旅行的文章中经常引用的句子。

有人说,她是一个疯子。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有人告诉她,这个世界不需要完全的自我。她依旧一意孤行,塞上耳朵,闭上眼睛,盲目地往前走。前路,无人知晓。

她有太多太多不明白的东西。她不自由,像这世间的所有存在一样。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束缚着。但她渴望自由,极其渴望。每个人都渴望自由。她知道。

作为人类的无奈在于,人类必须一生背负着对死的恐惧,无时或已,直至生命终止的那一天。

按那样的逻辑,那我们就也不能轻易说人生观了,因为我们连人生都没有观过,哪来人生观。什么样的人能观过人生呢?那些七老八十的老者,躺在摇椅上回忆往事;或者是在你临死的时候,正如电影《乘风破浪》中阿浪所说:“都说人死的时候,脑海里会闪回自己的一生。”这样子的话,我们岂不是只有到老到死才有人生观!

她有太多太多不明白的东西。她不自由,像这世间的所有存在一样。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束缚着。但她渴望自由,极其渴望。每个人都渴望自由。她知道。

她知道自己还不该对人生如此绝望。她还年轻,她还什么都没经历。她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她的思想随时都有可能将她置于死地。她对人生绝望,但她一点都不想死。

对死亡的认识所带来的反省,能够帮助人类获得形而上的见解,并由此收获另外一种慰藉。*║形而上:精神方面的抽象的思维范畴。老子:形而上者谓之道。道是自然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类其他的精神活动都来自于道。所以形而上,简单的说,就是关于本质的精神认识。║*

很明显,这样的理解是不对的。人生观指的是人们在实践中形成的对于人生目的和意义的根本看法。人生观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人生的目的。而事实上,许多人不清楚人生的目的。现代散文家梁遇春在散文《人死观》中说:“可是我们生下来并不是自己情愿的,或者还时万不得已的,所以小孩一落地免不了娇啼几下。既然不是出自我们自己意志要生下来的,我们又怎么能够知道人生的目的呢?”

她知道自己还不该对人生如此绝望。她还年轻,她还什么都没经历。她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她的思想随时都有可能将她置于死地。她对人生绝望,但她一点都不想死。

自打人出生的那一天起,唯一确定的事,便是将以死亡的华丽来收场。她认为,死亡是一件华丽的事。

大体而言,世界各地的所有宗教和哲学体系,其理论与形式纵然千差万别,但说到最后的目的,却基本一样,既在于帮助人们培养反省的理性,以消除对死亡的恐惧。

梁遇春没考虑到人生观还有另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实践。父母给了我们生命,就是给了我们一次机会来人间走一遭。我们决定不了我们为什么而降生,但我们能在实践中决定我们如何活下去。

自打人出生的那一天起,唯一确定的事,便是将以死亡的华丽来收场。她认为,死亡是一件华丽的事。

她戴十字架。因为十字架象征着赎罪。它时刻在宣告着,人生来便是有罪的。她不信教,但她对这一说教深信不疑。

婆罗门教认为:现象界的一切生灭变化,均与本质界的本体无关。此即所谓“梵”。*║“梵”的意思有点像中国的神仙在人世中历练,历练结束后要回归仙位。║*

说完人生观了,该来说说人死观了。仿照人生观的定义,那人死观就应该是人们在实践中形成的人死(死亡)目的和意义的根本看法。接下来,我谈谈关于 人死(死亡)的一些看法。

她戴十字架。因为十字架象征着赎罪。它时刻在宣告着,人生来便是有罪的。她不信教,但她对这一说教深信不疑。

短篇小说,叔本华爱与生的苦闷。我不应该这样存在的。她常这样想。她的思想进入不了正轨。她怀念,怀念那些所有相信的日子。没有人认识她,包括她自己。

就这一点而言,它要比西方所谓“人是从无而生”、“在出生之后始而为有”的思想高明得多。

一、人死是必然的。生老病死是人的必经之路。生是开始,老是衰退,病是问题,死则是结果。生与老是生命中两个固定的阶段,病则是生命之路的常客,难以捉摸,死虽是必定的结果,但发生的时间也是难以捉摸的。

我不应该这样存在的。她常这样想。她的思想进入不了正轨。她怀念,怀念那些所有相信的日子。没有人认识她,包括她自己。

世界上是否存在这样一个地方,没有喧嚣,有的只是无尽的宁静。金黄的麦浪,在澄澈辽阔的天空下,随着风的力量,此起彼伏地翻滚。头顶有鸟儿飞过,唱着歌,不知名的歌。绿色的草地,很大很大的一块绿色的草地。有猫,一只白色的猫,在草地上玩耍,很开心地玩耍。或许还有很多自然的存在。唯独没有人,没有其他人。

印度人因此可以轻视死亡,并坦然赴死,这在欧洲人的眼中实在是难以理解的事。

俗话说:“阎王要你三更死,谁能留你到五更。”因为死的必然性,从而使得人与人有了某种意义的绝对公平。无论富人还是穷人,无论商人还是政客,无论是鸿儒还是白丁,终究走到生命的尽头。他死了,无论他有什么,最后对他来说都归零了。

世界上是否存在这样一个地方,没有喧嚣,有的只是无尽的宁静。金黄的麦浪,在澄澈辽阔的天空下,随着风的力量,此起彼伏地翻滚。头顶有鸟儿飞过,唱着歌,不知名的歌。绿色的草地,很大很大的一块绿色的草地。有猫,一只白色的猫,在草地上玩耍,很开心地玩耍。或许还有很多自然的存在。唯独没有人,没有其他人。

想象,那只是想象而已。人需要想象,却不可沉湎于幻想。造物主不会给予如此的恩惠,所以,她在梦里寻觅,寻觅到了,梦也醒了。

勘破生死谈何容易?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让我们先从实际的经验谈起。

二、人死是可选择的。前面说了人的降生并不是自己情愿的,不是自己选择的,可是结束生命则是人可选择的了。不过,你的死去不只是自己能选择,同样的他人也可选择。在这里,我还要对选择性再分一下类,可分为让他人死和让自己死。

想象,那只是想象而已。人需要想象,却不可沉湎于幻想。造物主不会给予如此的恩惠,所以,她在梦里寻觅,寻觅到了,梦也醒了。

她喜欢小孩子,更多的,或许是羡慕。他们还不懂得进行生存的思考。他们简单地活着。可以随便哭,随便笑,什么都不用顾忌。这是属于他们的童年。童年就该如此。上天是公平的,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这样一段时光。它也是残忍的。它给予我们这样一段时光,仅仅为了给我们一个机会去缅怀,去照见生活的无奈。孩子,我们曾经都是孩子。她也是,单纯的孩子。

首先,我们不能否定下列的事实:由于自然的意识,我们不仅对自身的死亡产生莫大的恐惧,即便对家族其他成员的死亡,我们亦不能无动于衷,往往会哀恸不已。

让他人死,毋庸置疑这是全世界人民所不认可的,也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但这种事情的发生,不是不被允许就不会发生,每年都有许多生命被剥夺,让人为之痛心。这往往是人与人之间利益争斗,所造成后果。当然,有一种人是生命如同曹姐,他让他人死不为利益,只为内心的痛快。实在可怕。

她喜欢小孩子,更多的,或许是羡慕。他们还不懂得进行生存的思考。他们简单地活着。可以随便哭,随便笑,什么都不用顾忌。这是属于他们的童年。童年就该如此。上天是公平的,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这样一段时光。它也是残忍的。它给予我们这样一段时光,仅仅为了给我们一个机会去缅怀,去照见生活的无奈。孩子,我们曾经都是孩子。她也是,单纯的孩子。

走不出幻想,生活该如何继续?被生活推着往前走,破罐子破摔?不,偶尔,她还会挽回一些。

生物对死亡的恐惧几近本能,超然独立于一切认识之上。

让自己死,也就是自杀。加缪认为:“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自杀,是个体否定自我存在的行为。有朋友则认为自杀是人逃避面对生活苦难的行为,无论自杀者出于什么理由。虽然生命权是个体所拥有的,但我们其他人并不会知道一个人要自杀而不去挽救他。

走不出幻想,生活该如何继续?被生活推着往前走,破罐子破摔?不,偶尔,她还会挽回一些。

生活总得继续。日复一日,做着相同的事。生命,就这样过去了。生命本身便是一个无意义的重复的过程。从起点出发,最终又回到起点。起点即终点,终点即起点。生命的奥秘便在于此。

所有的生物在死前的一瞬,都是带着这种恐惧离开世界。

三、人死是分轻重的。这个分轻重是司马迁提出来的,他说:“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其实,这个轻重之分,更多来说是死去的人对于还活着的人的意义吧。反过来说,这其实也是人生观的体现。正如文天祥的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人死是必然的,但人死的意义则要由生前所做的选择来决定。

生活总得继续。日复一日,做着相同的事。生命,就这样过去了。生命本身便是一个无意义的重复的过程。从起点出发,最终又回到起点。起点即终点,终点即起点。生命的奥秘便在于此。

抓起一把沙,遗漏无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这就是人生。

我们生活中最大的恐惧来自对死的忧惧。

四、人死是可怕的。相信看过一些凶杀电影的人都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人发现了一具尸体——有人死了,他的反应是恐惧害怕。这是防御本能,他感受到了危险,害怕也会有同样的遭遇。其实,不一定是看到被杀死的人会感到恐惧,即使你看着你寿终正寝的亲人,看着他冷冰冰的样子,也会心生不安。我就有这样的体会,即使我看到的是他的遗像。

抓起一把沙,遗漏无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这就是人生。

“我希望可以找到一些东西,使我活下去。”她这样对他说

他人生活中最能引起我们关注的,是他人生命的危险。而我们所能看到的最可怕的场面,是执行死刑。

可我们为什么会害怕死呢?那当然就是对生的留恋。活着就还有希望,这是对一些遭遇不幸的人的安慰,让人不至于自寻短见。每个人留恋的事物可能都不一样,有对亲人,对爱人,对理想,对权力的留恋。当你领悟了“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的真谛,或许就不怕死了。当然,不是要你对生命失去热情的领悟哦!

“我希望可以找到一些东西,使我活下去。”她这样对他说

“活着,单纯地为活着而活着。你之前不都是一直如此生活着吗?”

人类所表现出的,对生命的无限执著,并非来源于其认识力和理智;因为理智一再表明,对生存的眷恋是再愚蠢不过之事。

五、人死是未知的。死作为一个结果,它是确定的。人死了,呼吸停止,心跳停止,体温下降,面无血色,成了一具尸体。可死后呢?柏拉图认为肉体是人类灵魂的牢笼,那肉体毁坏了,灵魂是否就自由了呢?这都是未知的,也就给了人想象的空间。

“活着,单纯地为活着而活着。你之前不都是一直如此生活着吗?”

“我厌倦了存在,我想自杀。”

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比之他不生存的无限时间几乎可说等于0。因此只要稍加反省,我们就会得出结论,为这短暂的生命太过忧愁,为自己或他人的生命濒临危险而大感恐惧,实在是莫大的愚蠢,既不值得也没必要。*║哦!读到这让我想起前几天看的有关焦虑的书,所有的焦虑从本质上来说都是对自己生命的忧愁,按照叔本华这个意思,这是一个不值得,也没有必要的事情,因为人生如此短暂。║*

鬼,就是对人死后的一种解释。其实,看了许多鬼片之后,我倒觉得如果死后可以变成鬼,那也挺不错的。虽说鬼惧怕阳光,但鬼也有很多特殊技能,如隔空取物,瞬间移动,变幻莫测。但因为我们的观念是以人的阳间为中心,所以鬼故事最后都要投胎回到阳间做人。这就不好玩了!

“我厌倦了存在,我想自杀。”

“你不会付诸行动,你还迷恋这个世界。尽管我不知道你到底留恋什么,但你不舍得死。”

理智业以表明我们对生命的强烈执著,是盲目而不合理的。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对死的思考,都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认识生。生与死,构成了生命的整体。

“你不会付诸行动,你还迷恋这个世界。尽管我不知道你到底留恋什么,但你不舍得死。”

“我会疯的,我就要疯了。我杂乱无序的思绪会把我逼疯的。”

充其量这种强烈的执着,只能说明,求生意志就是我们的全部本质。

“我会疯的,我就要疯了。我杂乱无序的思绪会把我逼疯的。”

“这个世界你无能为力。”

这里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既然人人都认为生命是至宝,应当细加爱护,那么为什么那些对于生命有无限执着之人,以及想尽一切办法延年益寿之人,反而被大家鄙视轻贱?而那些从容赴死之士,反而倒能激起我们的敬意?*║为什么呢?║*

“这个世界你无能为力。”

“人拥有思想,这是人类最大的悲哀,所以,人会自杀,而动物不会。”

我们之所以害怕死亡,其中一重要原因在于死后一无所知,不再存在。

“人拥有思想,这是人类最大的悲哀,所以,人会自杀,而动物不会。”

“出去走走,你适合自然。好好活着,试着好好活着。自杀,太愚蠢了。”

我们的生存不过是漫长无涯的生存中之一刹那的间歇,死后和生前并无不同,因此实在大可不必为此感觉痛苦难当。

“出去走走,你适合自然。好好活着,试着好好活着。自杀,太愚蠢了。”

“我渴望做一个简单的女孩,拥有简单的思想。”

此后的无限时间和未出生前的无限时间,并没有两样,毫无值得恐惧之处。

“我渴望做一个简单的女孩,拥有简单的思想。”

“答应我,好好活着。学会控制好你自己的情绪,懂吗?世界还没有遭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让自己处于忙碌或沉睡的状态,你会渐渐忘记思考。给自己找点事做, 让自己忙碌起来。”

如果把这些时间性观察完全置之不理,一味去假想非存在就是灾祸,则其本身也是不合理的。

“答应我,好好活着。学会控制好你自己的情绪,懂吗?世界还没有遭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让自己处于忙碌或沉睡的状态,你会渐渐忘记思考。给自己找点事做, 让自己忙碌起来。”

“我想回到小时候,可我知道回不去了。我不爱我自己,一点都不爱。”

伊比鸠鲁斯说:当我们存在时死亡不会降临,我们不会害怕,等到死亡光临时,我们又不存在了,我们不需害怕。

“我想回到小时候,可我知道回不去了。我不爱我自己,一点都不爱。”

“活着,活完这一生。”

因此,从认识的立场来看,完全没有理由恐惧死亡。

“活着,活完这一生。”

“太长了。”

我们所以那样畏惧死亡,与其说这是由于生命的终结,勿宁说是因为有机体的破灭。*║有机体,就是身体。║*

“太长了。”

“一点都不长。”

从主观来看,死亡仅仅与意识有关。

“一点都不长。”

她养猫。她最喜欢的动物就是猫。因为她觉得她父亲像猫。在她养第一只猫的时候,她就这样觉得。她觉得,她的前世是一只猫。猫粘人,却也无情。它懂得如何讨好你,却也懂得如何寻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你一旦落魄,它便离你而去。像人类,像她,或许,也不像她。所以,她身边从未有什停留过。

受重伤时,通常最初都没有感觉,过一阵后等意识清醒之后,伤口才开始有疼痛的感觉。

她养猫。她最喜欢的动物就是猫。因为她觉得她父亲像猫。在她养第一只猫的时候,她就这样觉得。她觉得,她的前世是一只猫。猫粘人,却也无情。它懂得如何讨好你,却也懂得如何寻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你一旦落魄,它便离你而去。像人类,像她,或许,也不像她。所以,她身边从未有什停留过。

习惯了重复,习惯了绝望。于是,逆来顺受,不动声色。命运给她什么,她就接受什么。肆无忌惮地放纵,不计后果地沉沦。她渴望寻求的,希求得到的从来都未曾明确,未曾出现。

所以说对于意识的死亡,我们根本不需惧怕。

习惯了重复,习惯了绝望。于是,逆来顺受,不动声色。命运给她什么,她就接受什么。肆无忌惮地放纵,不计后果地沉沦。她渴望寻求的,希求得到的从来都未曾明确,未曾出现。

不断地从男人身上寻找肉体的依存,却从未有过精神的共鸣。陷入自我存在的虚无,过滤掉希望与繁琐,仅余的,是一种心态。淡,淡到极致的一种心态。于生存而言,安之若素,或许,是最为合适的态度。生命的宴席上,她只是不在规则之内的边缘存在。企图突破界限,却又无能为力。颠沛流离,伤痕累累。于世俗,她仍是社会中的微小个体,无法脱离社会的洪流,无法超越物质和形式的制约,直抵生命的真实意义。

我们的分析表明,不管我们对死亡抱着多大的恐惧,其实死亡本身并不可怕,也根本算不上是灾祸。

不断地从男人身上寻找肉体的依存,却从未有过精神的共鸣。陷入自我存在的虚无,过滤掉希望与繁琐,仅余的,是一种心态。淡,淡到极致的一种心态。于生存而言,安之若素,或许,是最为合适的态度。生命的宴席上,她只是不在规则之内的边缘存在。企图突破界限,却又无能为力。颠沛流离,伤痕累累。于世俗,她仍是社会中的微小个体,无法脱离社会的洪流,无法超越物质和形式的制约,直抵生命的真实意义。

她的一生,或许都只在为其行动。

以上我们讨论了人类对于死亡的看法,现在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来观察一下,自然对于死亡究竟抱持何种态度。

她的一生,或许都只在为其行动。

她尚且无法做到随心所欲。欲立于世,白昼之时,需戴上假面,与世俗建立联系,融入喧杂,于肤浅之中,感受生命如梦般地存在。她需要话语,喧闹,温度,来警醒沉睡着的存在感。她在与一切与其不相关的事物建立着生命联系,心境却无从沟通。说着违心的话语,制造喧闹,郁郁寡欢,似是不合时宜。她总是有所掩饰,应对生命的呼唤。

自然极明显的表明这些个体的纯面与它毫无关联,既无意义,亦不知怜惜,任其自生自灭。

她尚且无法做到随心所欲。欲立于世,白昼之时,需戴上假面,与世俗建立联系,融入喧杂,于肤浅之中,感受生命如梦般地存在。她需要话语,喧闹,温度,来警醒沉睡着的存在感。她在与一切与其不相关的事物建立着生命联系,心境却无从沟通。说着违心的话语,制造喧闹,郁郁寡欢,似是不合时宜。她总是有所掩饰,应对生命的呼唤。

累了,真的累了。无休止的行进与沉溺,要以何种姿态来收场。

并且在这种场合,原因或结果都不是重要的问题,冤死、枉死全无区别。

累了,真的累了。无休止的行进与沉溺,要以何种姿态来收场。

她从未曾设想过,死神竟会如此迫不及待地接近她。是,就像当头棒喝。

万物之母,所以任其子民,处于无数恐惧危险的境遇中,终朝奔走于生死之间,丝毫不加保护,乃是因他知道他们虽然会毁灭,但仍可安全回到自然的怀抱中。

她从未曾设想过,死神竟会如此迫不及待地接近她。是,就像当头棒喝。

但事实如此,死亡就这样接近。

他们的死不过是一种游戏而已,不值得太过挂怀。

但事实如此,死亡就这样接近。

永远弥漫着浓重的消毒水味,四处充溢着的死亡气息,一张张麻木淡漠的脸庞,构成了医院的真实写照。现在,她躺在病床上,穿着不合身的病号服,两只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她想看清自我存在的真实性,看清死亡的真正属性。是的,她即将迎接死亡,她即将体验死亡。一种难以言喻的巨大恐惧攫住了她的思绪。眼泪顺着脸颊无声流下。她猛地坐起身拉开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她好想睡,就这样好好睡一觉。睡醒了,是否一切就会好起来。她真希望,这只是生命给她开的一个玩笑。可是,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生死根本不是我们所想象的大关节,它与穿衣吃饭一样,至为平常。

永远弥漫着浓重的消毒水味,四处充溢着的死亡气息,一张张麻木淡漠的脸庞,构成了医院的真实写照。现在,她躺在病床上,穿着不合身的病号服,两只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她想看清自我存在的真实性,看清死亡的真正属性。是的,她即将迎接死亡,她即将体验死亡。一种难以言喻的巨大恐惧攫住了她的思绪。眼泪顺着脸颊无声流下。她猛地坐起身拉开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她好想睡,就这样好好睡一觉。睡醒了,是否一切就会好起来。她真希望,这只是生命给她开的一个玩笑。可是,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门被推开。他眼前一片漆黑。屋里没开灯。适应了黑暗之后,他隐约看到她蜷缩着的瘦小身影。他朝床边走过去,悄无声息。二十分钟前,她给他打电话:“我要死了。”

更进一步讲生死问题,不仅是被极细微的偶然所左右,出于自然的任性所为,并且对于一般有机体来说,其存在本身就是短暂的,不论是动物或人类当中,都有朝生暮死的情况存在,生死交替,直如日出日落。

门被推开。他眼前一片漆黑。屋里没开灯。适应了黑暗之后,他隐约看到她蜷缩着的瘦小身影。他朝床边走过去,悄无声息。二十分钟前,她给他打电话:“我要死了。”

他在床边坐下,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脸庞。天啊,满脸的泪水。她从未在他面前哭过。他甚至无法想象她哭泣的样子。死亡,具有摧毁一切的力量,伦理道德,情感,原则,包括,意志。

相反,有些无意识的低级无机物,却有非常漫长的生命,有时甚至能存在上亿万年。

他在床边坐下,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脸庞。天啊,满脸的泪水。她从未在他面前哭过。他甚至无法想象她哭泣的样子。死亡,具有摧毁一切的力量,伦理道德,情感,原则,包括,意志。

“我的一生就要完结了。”她的声音中明显透露出软弱。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回应她。他将她的头埋入怀中,轻轻揉她的发。此时的她,心灵防线早已崩溃,如一个迷路的孩子般无助,脆弱。她发出轻微的啜泣声。

自然为什么会做出这样厚比薄此的安排?在自然方面,他秘而不宣的秘密一定很多,而我们之所以无法认识到这一点,是由于我们自身有限的智慧所限。

“我的一生就要完结了。”她的声音中明显透露出软弱。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回应她。他将她的头埋入怀中,轻轻揉她的发。此时的她,心灵防线早已崩溃,如一个迷路的孩子般无助,脆弱。她发出轻微的啜泣声。

在死亡面前,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生死的对立存在与非存在的对反,只是一种表面的错觉,是人类有限的智慧所扭曲的结果,而对于自然来讲,两者并没有什么区别可言,更不是世界的本质与秩序的真正体现。

在死亡面前,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在他的怀中,她很快睡去。他将她轻轻地放倒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走到窗边,望着这灯火辉煌的城市,再次体会到个体存在的无足轻重。在自然界的客观存在中,种族的延续才是目的。个体存亡终究无足轻重。他点燃一根烟,借此来使自己暂时摆脱那些无谓的思索。

反思告诉我们,那如江河般飞流直下,我们致力所把握的现象界,既非事物的真相,亦非事物的终极本质,而不过是它在时空中的现象而已。

在他的怀中,她很快睡去。他将她轻轻地放倒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走到窗边,望着这灯火辉煌的城市,再次体会到个体存在的无足轻重。在自然界的客观存在中,种族的延续才是目的。个体存亡终究无足轻重。他点燃一根烟,借此来使自己暂时摆脱那些无谓的思索。

他看着她熟睡的脸庞。她始终蹙着眉,显然正在经历一场梦魇的折磨。他用手抚平她的眉,在她身边睡去。

真正的本质,在其背后的“物自体”。*║物自体,指认识之外,又绝对不可认识的存在之物,或者说是还没有被认识到的规律或物体。║*

他看着她熟睡的脸庞。她始终蹙着眉,显然正在经历一场梦魇的折磨。他用手抚平她的眉,在她身边睡去。

她醒来,天已大亮。她庆幸自己还能拥有这个世界。她轻轻下床,尽量不惊醒他。她为他盖好被子,离开了病房。

以树木为利。树木内部有着神秘的发芽力,这种力量通过胚芽代代相传,尽管个别具体的秋会有生灭,作为种的树却依旧存在。所以说:“人间世代,犹如树木的交替。”

她醒来,天已大亮。她庆幸自己还能拥有这个世界。她轻轻下床,尽量不惊醒他。她为他盖好被子,离开了病房。

医院的后花园中,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多是些老人。成群结队而来,做着各式各样的运动。他们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这是历经世事之后才能获得的一份淡然。她想,这份淡然不属于她。还有一些重症病房的小孩子,在自由自在的玩耍。他们尚不懂得他们拥有一个岌岌可危的生命。这些孩子,死亡对他们来说,甚至还未形成一个概念,他们的生命可以于无声无息之中结束,他们甚至来不及留恋。这便是命运给予他们的莫大残忍。这里如此美好,有绿茵的草地,森森的树木,缤纷的花朵,有如此纯真美好的笑脸。但这里,却是死亡的温床。这里如此美好,美得残忍,美得绝望。

究其实质,我们所看到的永远都是同一物的不同表现。

医院的后花园中,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多是些老人。成群结队而来,做着各式各样的运动。他们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这是历经世事之后才能获得的一份淡然。她想,这份淡然不属于她。还有一些重症病房的小孩子,在自由自在的玩耍。他们尚不懂得他们拥有一个岌岌可危的生命。这些孩子,死亡对他们来说,甚至还未形成一个概念,他们的生命可以于无声无息之中结束,他们甚至来不及留恋。这便是命运给予他们的莫大残忍。这里如此美好,有绿茵的草地,森森的树木,缤纷的花朵,有如此纯真美好的笑脸。但这里,却是死亡的温床。这里如此美好,美得残忍,美得绝望。

她深深地吸一口气。好久都未曾呼吸过如此清新的空气。她坐在石凳上,观察着这里的病人的举动,企图从中揣测他们的心理活动。或许这些笑容下,隐藏着绝望和恐惧如她般的过去,但当他们发现嘶吼、哭泣、暴躁都不足以对抗现实时,他们便选择了接受现实,以生之常态来面对死之迅疾。人到头来什么都得习惯。这是生存规则。至于其中过程之漫长、艰难,惟其自身素质所能决定。她想起了歌德的一句话,人放弃了各种期待,就会慢慢回归自身。从未曾拥有过存在感,并且一直为寻求存在感而不断沉溺的她,在此时此刻才深切的感受到了存在,以及在她内心深处对于生存的留恋。

个体虽有更替,而种族长存不灭。

她深深地吸一口气。好久都未曾呼吸过如此清新的空气。她坐在石凳上,观察着这里的病人的举动,企图从中揣测他们的心理活动。或许这些笑容下,隐藏着绝望和恐惧如她般的过去,但当他们发现嘶吼、哭泣、暴躁都不足以对抗现实时,他们便选择了接受现实,以生之常态来面对死之迅疾。人到头来什么都得习惯。这是生存规则。至于其中过程之漫长、艰难,惟其自身素质所能决定。她想起了歌德的一句话,人放弃了各种期待,就会慢慢回归自身。从未曾拥有过存在感,并且一直为寻求存在感而不断沉溺的她,在此时此刻才深切的感受到了存在,以及在她内心深处对于生存的留恋。

人越是沉沦,内心深处对生命便越是留恋。

正是由于个体的不断生灭,代代更替,种族才能长存延续。

人越是沉沦,内心深处对生命便越是留恋。

她感受着周边的一切存在,突然明白了,在死亡面前,任何存在都具有一种不确定性。你找不到任何可以相信的东西。生杀予夺,从来都属于生命的固有秩序。实际上,你什么也决定不了。

就某种意义而言,表现于时空之中的个别存在,当然也是真实的,但是说到“实在性”,他们就完全谈不上,而只有理念或种族才配得上这一称呼。

她感受着周边的一切存在,突然明白了,在死亡面前,任何存在都具有一种不确定性。你找不到任何可以相信的东西。生杀予夺,从来都属于生命的固有秩序。实际上,你什么也决定不了。

临近死亡之际,死亡的随时性会慢慢将人的心智消磨殆尽,直至麻木,习惯。

对意志而言,真正重要的不是个体的长存不息,而是理念的永恒不灭。*║活下去的是种族。║*

临近死亡之际,死亡的随时性会慢慢将人的心智消磨殆尽,直至麻木,习惯。

他来到她身边,紧挨着她坐下。她开始对这种过于亲密的距离产生抗拒。她往边上挪开了一点,中间隔着手掌长的距离。

“本质不灭”的信念,是以我们的根源性和永恒性的意识为基础的。

他来到她身边,紧挨着她坐下。她开始对这种过于亲密的距离产生抗拒。她往边上挪开了一点,中间隔着手掌长的距离。

“现在,我可以不用自杀了。”她的语气显示出从未有过的轻松。

斯宾诺莎说:“我们能感觉到我们是永恒的。”

“现在,我可以不用自杀了。”她的语气显示出从未有过的轻松。

“还有希望,只要有合适的骨髓。”他并没有看她,望着前方平静地说道。

那些把自己的生存解释为偶然现象,认为自身从无中而来的人,不免会对因死亡而丧失生存感到无比的恐惧。

“还有希望,只要有合适的骨髓。”他并没有看她,望着前方平静地说道。

“这里的每个人都曾怀有期待,可最后,他们仍然得死,明白吗?有些死亡,是被注定的。”

反之,那些洞察到生存的必然性,肯定个体与种族之间的联系的人,则不会相信我们的生存只限于短暂的一刹那。

“这里的每个人都曾怀有期待,可最后,他们仍然得死,明白吗?有些死亡,是被注定的。”

“害怕吗?”他转过头,望着她,眼神中略带一丝隐晦。

存在是不可以消失的,除非他原本就不是存在。

“害怕吗?”他转过头,望着她,眼神中略带一丝隐晦。

“害怕,特别害怕,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睡着了就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那种感觉,就像一个人在黑暗中过独木桥,心被悬着 ,说不定下一步就会踏空,时时刻刻 都无法安定。那种感觉,使人感到无所依存。所以,连期待也失去了意义。”她已经开始接受了。

个体既是存在的,又是不存在的;既是真实的,又是虚幻的。

“害怕,特别害怕,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睡着了就有可能永远醒不过来。那种感觉,就像一个人在黑暗中过独木桥,心被悬着 ,说不定下一步就会踏空,时时刻刻 都无法安定。那种感觉,使人感到无所依存。所以,连期待也失去了意义。”她已经开始接受了。

“我说过,你对这个世界有所留恋,所以,你不会自杀。你害怕了,证明你真的还有所留恋。为什么不再怀有一些希望呢?”

因为我们的本质可区分为“认识”和“意志”两部分,其中认识是非存在,是虚幻,而意志是存在和真实。

“我说过,你对这个世界有所留恋,所以,你不会自杀。你害怕了,证明你真的还有所留恋。为什么不再怀有一些希望呢?”

“是,我是留恋,留恋沉沦、堕落,留恋活着的感觉。我所追寻的东西一直存在,可我不知道它是什么,该如何寻觅。我只是在,为活着而活着。会厌倦,但不会选择死亡。会堕落,会伤害,会不明所以,但不会选择死亡。世界在重复,在这重复中,我找不到自我。时间和空间,生命与存在,远不是我们所能参透的。整个世界都是一个诺大的谜。可我,依旧迷恋生存。慕枫,我不想死,一点都不想死。”她的眼中闪烁泪光。

说我们会死亡,只是指“认识”的消亡,而“意志”则会重新汇入种族的大江大河之中,又一次在新的个体上得以延续。

“是,我是留恋,留恋沉沦、堕落,留恋活着的感觉。我所追寻的东西一直存在,可我不知道它是什么,该如何寻觅。我只是在,为活着而活着。会厌倦,但不会选择死亡。会堕落,会伤害,会不明所以,但不会选择死亡。世界在重复,在这重复中,我找不到自我。时间和空间,生命与存在,远不是我们所能参透的。整个世界都是一个诺大的谜。可我,依旧迷恋生存。慕枫,我不想死,一点都不想死。”她的眼中闪烁泪光。

“相信我,说不定会有希望。”

既然个体的生活只是痛苦与无聊的巡轮回,那么个体又为什么要希望永生?

“相信我,说不定会有希望。”

“我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戏耍人类意识活动的大部分内容,可以知道,那不外是基于他对世界的怜悯和对自我的执着;追求永远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求得活得不虚此生而已。

“我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明天,我们一起去旅行。”

而这正是以“德行”为手段,以“利己主义”为目的的一种做法。

“明天,我们一起去旅行。”

她开始计算自己剩下的时间。如果没有合适的骨髓出现,她最多还能活三个月。最多,她看到了自己生命的限定。

最后我将试着从死亡现象与物自体两个概念出发,解释一下生存的实在与死亡的幻觉问题。

她开始计算自己剩下的时间。如果没有合适的骨髓出现,她最多还能活三个月。最多,她看到了自己生命的限定。

他和她一起回到了她的故乡,安徽省的一个偏远小镇。依旧是如此破败,一派原始的模样。从这里感受不到丝毫时代的气息。这里,是贫穷的真实写照。崎岖不平的土路,红砖瓦房,还夹杂着早已过时的土房,自行车和三轮车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村头上是聚在一起聊天的村民,还有玩耍的孩子。时隔数年,依旧如此景象。时间仿佛在这里停滞。她曾存在于这里,而如今,在这里,她一无所有。她不再属于这个地方,这里是她回不去的故乡。记忆就像她曾居住的那栋房屋,早已荒芜,早已面目全非。她试图寻找过去,却找回了莫大的伤感。人凭借肉体得以存世,凭借生命的历程得以体悟生之虚无。

“生前若不曾存在的话,死后也不会存在;反之,若某种东西非出生而来,死亡亦无法加以破坏”。

他和她一起回到了她的故乡,安徽省的一个偏远小镇。依旧是如此破败,一派原始的模样。从这里感受不到丝毫时代的气息。这里,是贫穷的真实写照。崎岖不平的土路,红砖瓦房,还夹杂着早已过时的土房,自行车和三轮车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村头上是聚在一起聊天的村民,还有玩耍的孩子。时隔数年,依旧如此景象。时间仿佛在这里停滞。她曾存在于这里,而如今,在这里,她一无所有。她不再属于这个地方,这里是她回不去的故乡。记忆就像她曾居住的那栋房屋,早已荒芜,早已面目全非。她试图寻找过去,却找回了莫大的伤感。人凭借肉体得以存世,凭借生命的历程得以体悟生之虚无。

她对死亡有过切身感受。八岁那年,夏季的一个深夜,祖母在她面前死去,是自然死亡。她看着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说不出话。她心里或许有过着急与恐惧,或许,因为她不知道那是死亡。她只知道,她停止了呼吸。下葬的时候,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因为她实在太累了。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掉眼泪。她对祖母的感情还是很深的。近在眼前的死亡,使她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至爱的人,就这样离世了,她却后知后觉。直到现在,她依旧不知道祖母的坟在哪里,就像当时从未明白死亡是什么一样。因为年幼,她用一种近乎冷漠的态度面对死亡。而如今,当死亡降临于其身时,她却无法再淡漠。

存在永远存在,非存在永远非存在,巴门尼德的名言,用在这里最为贴切。

她对死亡有过切身感受。八岁那年,夏季的一个深夜,祖母在她面前死去,是自然死亡。她看着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说不出话。她心里或许有过着急与恐惧,或许,因为她不知道那是死亡。她只知道,她停止了呼吸。下葬的时候,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因为她实在太累了。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掉眼泪。她对祖母的感情还是很深的。近在眼前的死亡,使她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至爱的人,就这样离世了,她却后知后觉。直到现在,她依旧不知道祖母的坟在哪里,就像当时从未明白死亡是什么一样。因为年幼,她用一种近乎冷漠的态度面对死亡。而如今,当死亡降临于其身时,她却无法再淡漠。

25岁时,再次面对死亡。父亲突发心肌梗塞离世。在医院里,她紧紧抱住那具失去了温度的肉体。人在身心俱裂之时,已忘记了该如何去哭泣。安静地办完丧礼,她回到家,看到被空洞充斥的房间,抱头痛哭,撕心裂肺。她的眼泪,属于自己,就像居丧,那只是她内心所发生的一件事。生命中习以为常的存在忽然消失,这就像在沙漠中唯一的水被打翻一样,希望瞬间被抽离,仅余绝望。到头来,现实留给你的,只是一具冰凉的尸体而已。

算起来,大部分人只惧怕死亡,不过是出于“自我以消灭,而世界依然存在”的错误幻觉。

25岁时,再次面对死亡。父亲突发心肌梗塞离世。在医院里,她紧紧抱住那具失去了温度的肉体。人在身心俱裂之时,已忘记了该如何去哭泣。安静地办完丧礼,她回到家,看到被空洞充斥的房间,抱头痛哭,撕心裂肺。她的眼泪,属于自己,就像居丧,那只是她内心所发生的一件事。生命中习以为常的存在忽然消失,这就像在沙漠中唯一的水被打翻一样,希望瞬间被抽离,仅余绝望。到头来,现实留给你的,只是一具冰凉的尸体而已。

她开始习惯面对死亡。别人的,而非她的。

一门意志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主人,它赋予了一切生物的生存,它是无所不在的。

她开始习惯面对死亡。别人的,而非她的。

她不知道祖母临死之际想说什么,但她知道她不愿意死。她不知道父亲病发时在想什么,她亦知道,他不愿意死。但他们无法突破客观秩序。死亡下了通告,便没有被撤销的可能。这就是自然的客观性。

正是通过死亡的更替,世界的智慧和意识,才得以一再闪现。

她不知道祖母临死之际想说什么,但她知道她不愿意死。她不知道父亲病发时在想什么,她亦知道,他不愿意死。但他们无法突破客观秩序。死亡下了通告,便没有被撤销的可能。这就是自然的客观性。

她以为死亡不会降临,死亡却更早地来临。

一直到,本质是永远不变的,个体的琐事损失仅是表面的损失而已,以后它仍将继续存在于其他的个体中。

她以为死亡不会降临,死亡却更早地来临。

她依旧记得,有一次在医院,看到以为垂死的老人被推进核磁共振室。那位老人,被儿女簇拥,却已无常人之态,除却一双瞪着的呆滞的眼睛,再无任何生命气息。那眼神,似乎在宣告不甘。人们试图争取他的时间,却是徒劳。他显然已经听到了死亡的召唤。她的心顿时扭成一团,莫大的恐惧涌上心头。有一天,她也会想他现在这样,接受死亡的通告,无法被救赎。

越是善良之人,其“人我”的执念越少,也不会把“他人”当作绝对非我的人,因为他能够洞悉到万物,都只是意志的体现,个体之间并没有实质的区别。

她依旧记得,有一次在医院,看到以为垂死的老人被推进核磁共振室。那位老人,被儿女簇拥,却已无常人之态,除却一双瞪着的呆滞的眼睛,再无任何生命气息。那眼神,似乎在宣告不甘。人们试图争取他的时间,却是徒劳。他显然已经听到了死亡的召唤。她的心顿时扭成一团,莫大的恐惧涌上心头。有一天,她也会想他现在这样,接受死亡的通告,无法被救赎。

她一如既往地惧怕死亡,惧怕衰老。

反之,恶人对“人我”之区别则甚大,且是绝对性的。

她一如既往地惧怕死亡,惧怕衰老。

年轻的生命一旦转入对自我存在的思考,便迅速衰老。死亡,是繁琐生命的终结,是存在无意义的验证。人类唯一能确定的事便是个体的死亡,所以他们竭尽全力在自己存活的有限时间内,更好地接受世界,创造价值。他们未曾想过探索并解构生命之真谛,所以他们活得庸碌,活得简单。而如她这般,要么陷入抑郁,要么选择沉溺。她属于后者,所以她极度恐惧死亡。

这是由于其太过执着于一己的独特性,因而产生所谓的自私型,难以挣脱自身的局限,去洞察意志的无所不在。

年轻的生命一旦转入对自我存在的思考,便迅速衰老。死亡,是繁琐生命的终结,是存在无意义的验证。人类唯一能确定的事便是个体的死亡,所以他们竭尽全力在自己存活的有限时间内,更好地接受世界,创造价值。他们未曾想过探索并解构生命之真谛,所以他们活得庸碌,活得简单。而如她这般,要么陷入抑郁,要么选择沉溺。她属于后者,所以她极度恐惧死亡。

死亡,从来都不是一个轻省的话题。

最后我要说我们没有必须把死亡看得那么悲观绝望。

死亡,从来都不是一个轻省的话题。

“我怀念这里埋葬的一切。我想好好的。”

死亡把意志从偏狭的个体性中解脱出来,使其重获真正根源性的自由。很多死者之颜面,所以能呈现安详平和之态,其原因或许就在这里,此时意志获得了无上的自由。

“我怀念这里埋葬的一切。我想好好的。”

风湮没了她的话语。他在她身边,就那么近,可是,这存在,都将以死亡来终结。她的左手边是生命,右手边是死亡。

║人类背负死亡

风湮没了她的话语。他在她身边,就那么近,可是,这存在,都将以死亡来终结。她的左手边是生命,右手边是死亡。

她想做好多事情。下一次儿时常下的河,爬一次儿时常爬的树,睡一次儿时常睡的那张床,牵一次儿时常牵的那双手。可是,时间把一切都改变了以后,她到哪里寻找那些记忆的载体。

对死亡的反省,宗教哲学,帮助我们平静的面对死亡

她想做好多事情。下一次儿时常下的河,爬一次儿时常爬的树,睡一次儿时常睡的那张床,牵一次儿时常牵的那双手。可是,时间把一切都改变了以后,她到哪里寻找那些记忆的载体。

哪里都未留下痕迹,记载她的存在。她就像风一样,无形而来,无形而去。

宗教是如何做到举例宗教中的“梵”

哪里都未留下痕迹,记载她的存在。她就像风一样,无形而来,无形而去。

他握着她的手。这个破败的小村落,见证她的生,记录她的死。

勘破生死从实际经验出发①人生短暂,没有必要为短暂的人生忧虑;②害怕死亡的原因是身体不存在,但出生以前,我们的身体也不存在,我们并没有害怕③认为死亡是灾祸,因为死亡是意识的死亡,过程像是睡觉,所以根本不需害怕。

他握着她的手。这个破败的小村落,见证她的生,记录她的死。

“慕枫,我死了以后,把我葬在这里。”她不舍,话却已出口。

自然界对死亡的看法:种的延续,意志的延续。对个体的死亡并不担心。║

“慕枫,我死了以后,把我葬在这里。”她不舍,话却已出口。

“真的什么希望都不再怀有了吗?”


“真的什么希望都不再怀有了吗?”

“对将死之人谈希望,比死亡还可怕。与其若即若离,倒不如彻底放弃。”

2仅仅自杀是不够的

“对将死之人谈希望,比死亡还可怕。与其若即若离,倒不如彻底放弃。”

“万一你有机会活呢?还会选择这样的人生吗?”

除了一群教会犹太教之外,并没有哪种理论真正反对自杀,痛斥自我毁灭。

“万一你有机会活呢?还会选择这样的人生吗?”

“给我一个完满的家庭,给我一个简单的思想,给我一个单纯而真实的人生。没有堕落,没有沉溺,没有对自我的探索,就这样在这个小村子里活完一辈子。”

不论是新约还是旧约,都没有对自杀做过任何的否定与禁止。

“给我一个完满的家庭,给我一个简单的思想,给我一个单纯而真实的人生。没有堕落,没有沉溺,没有对自我的探索,就这样在这个小村子里活完一辈子。”

“慕枫,我好想睡。可是,我怕我睡着了,就永远醒不过来了。我害怕,真的害怕。”

宗教牧师们所谓的禁止自杀理论,只能出于自身的独有偏见与一厢情愿,为此毫无根据的编造与杜撰根据。

“慕枫,我好想睡。可是,我怕我睡着了,就永远醒不过来了。我害怕,真的害怕。”

“你累了,咱们找个地方住下。”

实际上人在世界上最不可征服的权力,只有他自身的生命和人格。但这并不意味着自杀在逻辑上不能成立。

“你累了,咱们找个地方住下。”

当晚,她在他怀中睡去。她做了一个梦,好长好长的梦。

我们每每都在猜测,主动选择见弃于生命,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如果不是遭到天大的打击,内心难以承受,或者看透了人世,自愿选择离开,谁能有勇气迈出这一步?*║这一段的意思是:自杀是由于遭受了生活中莫大的打击,难以承受。下一段他要说的是,人类真正的解脱不应该自杀,而是应该在生活中受苦║*

当晚,她在他怀中睡去。她做了一个梦,好长好长的梦。

梦中,她逃学,不止一次地逃学,气的父亲无话可说。她在肆意滥用伤害,怀孕,堕胎。无止尽的堕落,伤痕累累。伤了自己,伤了所有人。她梦见父亲的死亡,梦见自己的死亡她梦见了自己的一生。这是何其短暂又悲哀的生命。27岁的生命,是该终结了吗?她这不完整的一生,该如何概括。离经叛道,对,离经叛道。她的离经叛道没有机会结果了,她所探寻的生存之奥秘只能如此了。她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楚楚,快醒来。”她睁开了眼睛,他在身边,是他在喊她。窗外,旭日正升起,耀眼的光芒铺洒大地,透过的光线照得她睁不开眼睛。这就是生之伟大磅礴。“看到了吗?这是新生,相信自己,还可以重新开始。”

相反,真正用来反驳自杀对抗自我毁灭的唯一一条具有说服力的证据在于:他与最高道德目标的相冲突——最高的道德目标,宣称生活原本就是受苦,且只有通过这种受苦,在苦难中坚忍,才能获得最终的解脱。

梦中,她逃学,不止一次地逃学,气的父亲无话可说。她在肆意滥用伤害,怀孕,堕胎。无止尽的堕落,伤痕累累。伤了自己,伤了所有人。她梦见父亲的死亡,梦见自己的死亡她梦见了自己的一生。这是何其短暂又悲哀的生命。27岁的生命,是该终结了吗?她这不完整的一生,该如何概括。离经叛道,对,离经叛道。她的离经叛道没有机会结果了,她所探寻的生存之奥秘只能如此了。她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楚楚,快醒来。”她睁开了眼睛,他在身边,是他在喊她。窗外,旭日正升起,耀眼的光芒铺洒大地,透过的光线照得她睁不开眼睛。这就是生之伟大磅礴。“看到了吗?这是新生,相信自己,还可以重新开始。”

“慕枫,可是,没有合适的骨髓,没有。”

由此看来,自杀由于自身的过于急躁,借用一种纯粹虚幻的救赎,替代了对这个世界的苦难的真正救赎。

“慕枫,可是,没有合适的骨髓,没有。”

“会有的。”

但即便如此,我们也只能据此得出,自杀是一种不完善的道德,却不能做实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罪恶。

“会有的。”

“没有。”

基督徒深信这样的道理:受难十字架正是生活的目的,在苦难中坚守才是基督的不二教义。

奥门新萄京8455,“没有。”

“找到存在感了吗?”

不过即便是在基督教内部,真正信守并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信徒也是少之又少。

“找到存在感了吗?”

“没有,但是我还是不想死。慕枫,让我再睡一会 ,好吗,就一会儿。

所以这条反自杀的论据仅仅适用于少数道德精英,高雅的道德境界。

“没有,但是我还是不想死。慕枫,让我再睡一会 ,好吗,就一会儿。

她躺在他怀中,再度睡去。

假如我们从这种高雅的道德观走出来,那么就再无可能为鄙弃自杀提供真正有力的根据了。

她躺在他怀中,再度睡去。

旭日已升上东方,新的一天已经开始。这个诺大的世界,按照其固有秩序有条不紊地运行着。这其中个体的生老病死,仅是无关紧要的筹码 .而这其中人类的所有意念却都拥有着巨大的力量。有些人渴望生,并不断为其努力。有些人,则坐以待毙。实际上,我们都无能为力。

照这样看来,一神教神父们不遗余力,如狂似魔般反对、指责自杀,倒未必比真正出于对其人的爱护与怜悯,怕是另有隐情亦未可知。

旭日已升上东方,新的一天已经开始。这个诺大的世界,按照其固有秩序有条不紊地运行着。这其中个体的生老病死,仅是无关紧要的筹码 .而这其中人类的所有意念却都拥有着巨大的力量。有些人渴望生,并不断为其努力。有些人,则坐以待毙。实际上,我们都无能为力。

”如果生是一场虚幻,那么我愿意永远沉溺。“

也许主动见弃于生命,自愿向生活投降,这本身便是对那些一再宣称万物尽善尽美的说教者的讽刺与挖苦?

”如果生是一场虚幻,那么我愿意永远沉溺。“

生之原罪,以死终结。

║在以上的辩论中,叔本华驳斥了宗教不遗余力反对自杀的理论基础是不存在的。

生之原罪,以死终结。

她仅留给他一枚十字架。

而宗教具有为了保护自己的教义,而反对自杀的嫌疑。

她仅留给他一枚十字架。

宗教宣称万物尽善尽美,所以他们不允许有主动见其于生命的自杀行为。

*叔本华说,实际上人在世界上最不可征服的权力,只有他自己的生命和人格。║*

死的恐惧,就像把持大门的哨兵。

同这个哨兵的搏斗,有时倒也并不像我们这些旁观者所想象的那样艰苦。

个中原因在于,人的一生中始终存在着精神痛苦和肉体痛苦之间的较量,只要当一方完全压倒另一方,就可能随意掌控选择的走向。

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体会,即当罹患严重疾病出现巨大的肉体痛苦时,此时我们所关心的只是肉体上的康复,对其他一切痛苦都无动于衷,包括精神的苦痛。

反之亦然,巨大的精神创伤同样能够使我们对肉体痛苦麻木不仁。*║叔本华说,当精神创伤更大的时候,更折磨人的时候,自杀就是痛苦的中断。所以并不很难。║*

个体实质上只存在于现在。

现在却不可阻挡的在逃向过去,既永不停息的迈向死亡——这便是慢性死亡。

个体以往的生命,除了对现在有某些影响,除了在当初留下了证明这个个体曾经存在过的证据外,实际上已经了却、死去了,即化为一片虚无。因此,按理说个体就应对过去漠然视之,哪管它是苦是乐。

可是个体又发现,他的现在不断的转化为过去,而未来则神秘莫测,瞬息即逝。

单从形式上看,个体生存的人已经在不停的由现在化为过去,即在慢性的死亡着。

║叔本华崇尚现实中的存在,他说过去的就已经是虚无了,没必要去管过去种种。

但是个体是很难从过去的影响中走出来的。因为他发现他的每一个现在,都在变成过去。这本身就是在走向死亡。║

自杀这一举动,并不像人们通常所认为的那样,是对意志的弃绝。

实质上它与意志的否定相去甚远,反而是对意志的极度肯定。

对意志的真正否定,并非是对痛苦深恶痛绝,而是对生活中的享乐掉头不顾。

自杀者的真正意图,恰恰是渴望生活。

只因他不满于他所处的生活条件,才选择自杀。

换句话说,自杀者以对生活的弃绝,表明了其对生活的最大热爱。

因此,他并没有抛弃求生的意志。

他放弃生命,只是对其个别现象的消灭。

他想活下去,想痛痛快快的生存下去,他实质上肯定着肉体。

自杀者只否定了个体存在,而没有否定整个族类的存在。

自杀作为个别现象的自甘毁灭,并不影响自在之物本身。*║自在之物,即物自体。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哲学的一个基本概念。又译“物自体”或“物自身”。它指认识之外的,又绝对不可认识的存在之物。它是现象的基础,人们承认可以认识现象,必然要承认作为现象的基础的物自体的存在。*

第二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理解:马克思主义认为是在自然界中还未被人类认识的物质。自然界是人类可认识的。在自然界中的一切物质不但会被人类认识,并且会把它变成人类的“为我之物”。║

只有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才能说,自杀是徒劳的,愚蠢的行为。

我们可以坦率的承认,对那些充满意志的人来说,当把意志彻底取消后,剩下来的当然是一片虚无了;

不过,对那些获得解脱取消意志的人来说,我们这个包容所有星际的非常真实的世界,才真正是一片虚无,无一物可见。

然而这一点却并非简单的自杀所能做到的。

║自杀者,对于这个世界有着深切的呼唤,他们要做出最庄严的反抗。可是他们仅仅消除了个体,对于整个族类并没有什么影响。

这就好像古代的言官遇到一个昏庸的皇帝,进行死谏,而皇帝并不把死谏当回事儿。║

03灭欲与解脱之道

║自杀不是对意志的否定,对意志的否定是灭欲。叔本华,在这一篇里将告知灭欲的方法。

但是只要一想到作为一个了悟世界不过是自我的表象,自我不过是意志的工具的认识如此深刻的人,并没有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扫除人我之隔,视人犹己,视己如物,视天下如一身,视万物如一体,而是愉快的努力的满足欲望,尽最大可能延长自己的生命,我对他的灭欲之道,就不甚感兴趣。如果你对着各种宗教的终极修炼非常感兴趣,倒是可以一观。║

04殊途而同归的出世观

就世界之为空洞的真理而言,这种宗教方面的巧合当然谈不上什么意外。

世界不能不是虚空,生存不能不是痛苦。

而要解脱这种痛苦,只有断面欲望这一条途径,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宗教圣者,都曾发现了这一共同的真理,这足以让我们深思了?

║基督教教义是基本的灭欲,他说别人打了你的左脸,你还要把右脸让他打。印度教也是灭欲。佛教类似。几乎所有宗教的终极者都是一个清修的人。║

║按照叔本华的说法,死是没什么需要害怕的,就跟我们没有害怕过生一样。

自杀是不足以称道的。因为并没有真正反对欲望,要获得救赎,远离痛苦,就要灭欲。而灭欲这一点是几乎所有宗教的终极指导。║

编辑:奥门新萄京8455 本文来源:短篇小说,叔本华爱与生的苦闷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